八、代眾生苦供養
著作者:趙宇威
2/2011
 

佛在《華嚴經普賢行願品》十大願行的第三願王——「廣修供養」中講到法供養有七種,其中就提到「代衆生苦供養」。這句話使許多人頓然陷入了因果報應的迷惘,令人生出不少的疑惑。因為佛法講的是「因果律」,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果報,如影隨形,絲毫不爽」,個人造業,個人擔,這是自作自受必然的結果。個人的業報如何能夠代受?果報如果可以代受,又怎麼稱得上是因果報應絲毫不爽呢?這個問題的確困擾了許多聽經聞法的佛門弟子。此惑不解,在日後修行的道路上必成障礙,因為菩薩修行最大的障礙就是「疑」。

佛門中有句話説:「欲作諸佛龍象,先作衆生馬牛」。作衆生馬牛的意思,即是為衆生服務。而佛菩薩為衆生所作的服務就是幫助世人破迷開悟、離苦得樂,了脫生死的煩惱。猶如地藏王一樣,為度衆生不惜入地獄去教化衆生,希望地獄受苦的衆生皆能受其化導而一一出離苦海,進而得自在解脫。所以地藏王菩薩的願力是「地獄不空,誓不成佛;衆生度盡,方證菩提」。像這種為度衆生而不惜犧牲自己的享樂,寧願與衆生一起受苦,諸如這種「但願衆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的情操與精神,就是「代衆生苦供養」的表現。

但是,佛法開示世人,人的一生即是「酬業」而來;換句話說,人生在世就是酬償宿世所造作的業因: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既然,善惡果報,都是個人「自作自受」的事,如何能夠由人代受呢?我們要知道,佛菩薩度衆生,教化世人,幫助他們離苦得樂,就要與衆生不分彼此,生活在一起,能夠和他們同甘共苦打成一片。首先,自己就必須要節衣縮食,不貪著享樂,不畏眾苦,和光同塵為衆生作師作範,樹立一個良好的典範。

衆生的根性頑劣,生性多疑,資質魯鈍,不易受教。故而,彼此之間必須建立相當互信的基礎之後,再施與適度的教化,才能逐漸地引導他們邁向菩提的大道。正因為衆生的根性劣陋、冥頑不靈,若自己的道心不堅、毅力不夠、耐心不足,又不能吃苦,就不能度衆生出離苦海。故菩薩度生必須要有堅毅不拔的精神與悔之不倦的恆心與耐力才能畢其功於一役,否則很難達到教化的功能。菩薩有了大慈大悲的願心,才能幫助衆生遠離苦難而得到身心的安樂。所以,菩薩的六度四攝萬行,就是代衆生苦供養的具體展現。

須知,諸佛菩薩,隨緣化度,沒有固定的形相。衆生哪裏有難,哪裏需要救度,佛菩薩就隨機示現在我們的四周為衆生作不請之友,幫助世人能破迷開悟、離苦得樂。誠如《普門品》所說的:「衆生應以何身得度,菩薩就現什麼身為之説法」。

由此可知,凡是能幫助我們破迷開悟、斷惡修善、離苦得樂的人,即便是作姦犯科之徒,也都可能是佛菩薩為衆生作順逆、善惡不同的示現,其目的無非是在教化世人能見賢思齊;若見不善,亦能作自我的一種警惕,告誡自己千萬不要重蹈他人的覆轍。若能如此的善解與善知,那麼眼前還有什麼善惡、美醜、順逆境緣的差別相呢?!換句話說,善惡的境緣都可以作為我們立身處世正面與負面的一種寶貴的教材。

所以,我們不可隨意輕慢環繞在我們四周的人。雖然他們的形象各個不同,有好人、有壞人,但他們有可能都是諸佛菩薩的化身,垂形世間來教導我們世人。如果,我們不能以真誠、清淨、平等的心來待人處世,或與人相處時,心存傲慢、不恭敬,常有嫉妒、障礙、輕賤他人的心,即可能譭謗或傷害了我們身邊的佛菩薩而造了無量無邊的罪業。

大乘佛法的修學,所重視的就是現前的這一念心。這念心必須至誠恭敬。印光大師說:「一分誠敬,能夠消除一分業障,得一分佛法真實的利益」;換句話說,十分誠敬,就能消除十分業障,得十分佛法的真實利益。故而,我們立身處世必須要求自己能夠做到真誠、平等,待人處事不能厚此薄彼。如此,才能「行無緣大慈,運同體大悲」,修菩薩的清淨行。

昔日,有一位居士,在未出家之前親近希禪師。有一年的冬天,天氣寒冷,禪師命他取火暖足。他奉命以火爐燒炭。由於放了許多的薪柴,故而火勢猛烈,溫度很高。禪師責怪他取火何需用這麼多的薪柴,讓火勢燒得這麼大,溫度這麼高,真是愚痴!居士受了禪師的指責,心中不服,故而喃喃自語:天冷所以才要驅寒。火生得大,又覺得太熱;一會兒嫌冷,一會兒又嫌熱,誰才愚痴?修道的心,如果還嫌東嫌西,有這麼重的分別與執著,何日才能真正的悟道?

這位居士心中不滿,喃喃自語的話被耳尖的師父聽到了,於是禪師就接著說:你要是不怕熱,那不妨把手伸到火裏去試試看到底熱還是不熱?其實,禪師說的只是一句氣頭上的話而已。沒想到,居士聽了師父這麼一說,真的就把手伸進火中燒銬起來。這雙手在火中都燒出了青煙,他還是面不改色,反而對禪師說:「修道人若不能苦身,何日才能真正悟道?又如何算是出家呢!若真要出家,一日便足」!言下之意是說,若真要出家的話,當下就必須放下一切塵緣的煩惱與痛苦,必須要有為法忘軀、以身殉道的決心纔是。

禪師聽了之後,大生慚愧之心。知道這位居士善根深厚,悟性很高,於是有意度他出家。由於,因緣已到,他自為自己剃髮出家。就在這個時候,但覺自己的鬚髮自然脫落,現了出家相。禪師本來準備為他剃度,見狀後,置刀於地,攝衣作禮反而甘心拜他為師,為他的弟子。居士出家後法號僧崖。這就是僧崖菩薩燒手,代一切衆生苦的一則公案。

僧崖菩薩,他這麼一示現,反而度了希禪師,讓他明白「道在苦中行」的道理。修道之人不能怕苦,必須要有為法忘軀、以身殉道的決心才行,而且心中不要有這麼多的分別、執著,否則道業難成。

昔日,釋迦佛在因地修行的時候,曾為雪山童子,為了半首偈,寧願以身跳崖供養羅剎;過去生中,也曾經以身飼虎、割肉為鷹。這些等等慈悲的事蹟,再再地告訴我們:菩薩為度衆生,不惜以身殉法,這種偉大的情操就是菩薩道圓滿的實踐,與大慈大悲精神的表露。是故,所謂代衆生苦,就是以一切善巧方便來度化衆生,能讓衆生能出離生死的業海,永脫輪迴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