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正面思考的力量
著作者:趙宇威
2/2011
 

世間法都是相對的而非絕對的。《說苑》云:「盛於彼者,必衰於此,長於左者,必短於右」。所以說,凡事皆有對立的面相,有「善」則必有「惡」,有「美」即有「醜」。如果我們能發掘善的一面,就能發現希望;如果能夠更換負面思考的方法,就會發現人生的劇本也因此而改寫變得興趣盎然、多彩多姿。

有一句哲言說:「眼界決定境界,思路決定出路」。這一句話意味深遠,實在發人深省。人心就好像流水一樣,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當我們往正面思維,起善的念頭時,心中就充滿了光明,而光明就是功德,則這念心就能載舟;若逢緣遇事,不幸地往負面去思考的話,就起了惡念,惡念就是黑暗,就會覆舟。

佛法講的是「因果」,眼見色、耳聞聲,甚至擧心動念就是一個「因」,有因就有果;一個善念,就有一個好的報身,一個惡念就產生一個壞的報身。修行就在調養我們的身心,誠如神秀大師所說的:「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我們的這念心要時時刻刻地反省,使當下這念心不起貪、瞋、痴、慢等煩惱。有了煩惱就要馬上對治,用懺悔、檢討、反省的方法修正、改過。讓我們的這念心能夠做到動靜一如、不隨境生心,如如不動的境地。猶如古德所說:「靜則一念不生,動則萬善圓彰」。無論在動靜之中,都能時時提起覺察、覺照,做到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凡事都能退一步想,且處處都往正面的方向去思維,不起惡想、雜想,這樣就是在修習福德。

生活就是一種修行。平時要訓練自己只起善念,不起惡念;不但起善念,而且還要付之行動,做到「心而惟,身而行」。非但如此,口要說好話,使我們身口意三業沒有過錯,如經文所說:「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善護意業,清淨無染」。換言之,口無善言不說,任何擾亂人心,使人煩惱的事,絕對不說。經云:「守口攝意身莫犯,莫惱一切諸有情」。我們起心動念、所作所為,不增加他人的煩惱,有這種慈悲的念頭就是修行。

俗語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就是因為常常事與願違,所以做人很苦惱。當面對人生低潮的時候,我們會怎麼想?是怨聲載道,從此自甘墮落呢?還是想辦法從逆境中脫困而出?

縱觀從逆境中奮勇而上的成功者,便能歸納出一個共同的特點——正面思考。這個正面思考已經成為現代的熱門顯學,也是每個人都必須學習的共同課題。換句話說,當我們面對逆境惡緣時,應該如何接受這種嚴峻的挑戰而掙脫逆境的束縛,這就是正面思考的力量。與正面思考相反的就是負面的思維;負面的思維往往讓人在挫折中一蹶不振,再也沒有勇氣接受挑戰,重新站起來。

可見得,正向思考是有助於人努力向前、展望未來,但負面的思維卻拖著人們陷入泥淖之中無力掙脫,且經常沉湎在過去的歲月中,不知上進。故正向思考的人比較樂觀、進取、快樂,在失敗時能做自我的鼓勵,但負向思考的人,於逆境現前時,卻很悲觀、憂鬱、怨恨、頽廢,而且常常遷怒他人。這就是兩者之間絕然不同的特性。

有一位大衛霍金斯的科學家,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研究發覺,人的身體是由物質所組成,物質就像是一種能量與波動的結合。而波的振動頻率有高有低。他以一到一千作為一個數據。若振動頻率愈低,當低於二百以下時,對身體愈不好;若頻率愈高,就能增強身體。霍金斯同時發現:凡是正面思考,具有誠實、同情和理性的人,能增強一個人的意志力,進而改變身體中粒子振動的頻率,因而改善身心的健康。若凡是以負面思維的方式,就會產生邪念而導致最低的頻率。例如惡念、冷漠、痛苦、悔恨、焦慮、怨恨、傲慢與恐懼等等,都是屬於低頻率,而低頻率對身體是有害而無益的。但正面思維的人,卻能產生樂觀、理智、關愛、尊敬、安詳、平靜與喜悅,這些等等所產生的頻率都在六百。

從這篇報導中,為我們證實了一個事實:如果用愈多的時刻能夠保持樂觀、喜悅、祥和與感恩的心情,而能避免憤恨、不滿、嫉妒與懷疑等情緒,久而久之,身體的免疫系統就會愈來愈強,身體也就愈健康,不容易生病,而且正向思維的神經系統也會愈來愈發達,想法也就愈客觀、積極,如此就會形成一種良性的循環。報告中還說:一個癌症病患,如果比較樂觀,通常癌症比較容易痊癒。

相對地,負面的思維,能導致惡的念頭、不好的情緒,因而使身體的細胞變壞。故身體細胞的變化完全取決於我們念頭的善、惡。念頭善,身體的細胞就善,若念頭邪惡,細胞中就帶著病毒。所謂:「好人好自己,壞人懷自己」。世上沒有「損人利己」的事情。想要擁有真正的健康與幸福,就必須用正面思考的方式,以感恩與祥和替代所有的怨恨、不滿與憤怒。故經云:「依報隨著正報轉」。就是這個道理。

為什麼在同樣的境界當中,會有這兩種絕然不同的思維呢?如果我們有緣接觸佛法,就能一目了然了。道信禪師說:「境緣無好醜,好醜起於心」。境界的善惡、美醜,其實是取決於我們自己當下一念而已。

昔日,妙峰福登禪師行腳時,由於過度勞累而中途病倒,於是夜宿旅店。半夜口渴,在黑夜之中摸索到了廚房,找到了一盆水,就喝了起來。當時覺得又甜又甘又解渴。第二天起來,回想昨晚所喝的水那麼的甘甜可口。於是,又回到了廚房尋找,想再喝幾口。找了許久,並沒有什麼甘甜的水,只發覺地上有一盆又髒又臭的洗腳水。猛然想到,昨晚在頭腦昏昏沉沉之下所喝的竟然是這盆洗腳水,於是噁心想吐。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開悟了。悟時說了一首偈:「飲之極甘,聞之極臭,非關外物,淨穢由心」。由此可知,境界的美醜,就在自己的一念心性之中。

我們不妨作自我的觀察,當我們向窗外凝望時,可以看到滿天璀璨的星斗,也可看到一地的泥濘與髒亂。這兩者之間「美、醜」的差距就在你與快樂,但負面的思維則往往令我們煩惱與不安。豈知,世事遷流,善惡交替,變化無常。當我們洞悉萬物相對的本質後,就應該用更寬廣、宏觀的心來面對一切的境界,選擇平靜地接受每一件事情的正反兩面。若能懂得止息惡法、而隨順善法,那麼就能趨吉避兇。

從佛法的角度來看,正面的思考是一種「思維修」,也是一種善法的薰習。若以善的心念來取代負面的心念,能將心靠在善法上,就能不隨境生心,受到惡業的牽引。如此,就能隨緣消舊業,而不再繼續造業了。進一步,還能努力地修福修慧,福報具足了,就能走出心中無明的黑暗,而遠離負面的情緒。

正面的思考,是一種善思維,是轉念的方便法門。其目的就是要扭轉卑慢的凡情所產生的一種負面的情緒,如此才能遠離心中的熱惱。進而還要對治心中的無明煩惱,才能真正脫離苦的根本。所以,大小乘佛法的修行都以「八正道」為根本,有了「正見」、「正思維」,最後纔能達到「正念」、「正定」的境界。

「法無貴賤,能應機的即是善法」。小乘佛法主張「斷煩惱」,然大乘佛法講求的是「轉煩惱」,而上上乘的佛法則悟到「煩惱即菩提」。若能初心不起分別、執著,了知「四大本空」、「五蘊非有」,一切法皆是「緣起性空」,何來的真實相?既然如此,何必還要假「止觀」修行的方便法門?

王陽明説:「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我們的這一念心能明辨善惡、遍知無礙,不住善惡;在儒家來説是「良知」,若以佛家來講,則稱之為「覺性」。透過覺性,我們能洞悉妄心是無常、無我。故隨緣遇境時,我們能不昧於境界,而能隨遇而安,處處作主。經云:「念念理常照,心心息幻塵,遍觀諸法性,無假亦無真」。能依性起修,離一切相,即一切法,這就是良知良能的起用。

儒家所說的「格物」,就是革除心中的私慾、物慾;能夠去除心中的私慾、物慾,這念心就能真誠,則待人處世就會公正、不阿,不會諂曲、奉承。所以說,「誠意」、「正心」的根本在於「致知」、「格物」;心清淨了,就能安住於至善真理。

有了正知、正見,凡是從因果、心性中來理解,才能返照心源,息滅貪瞋痴慢的煩惱,看到事實的真相。以能思的這念心來反省、檢討,改變自己的習氣、毛病,時時不忘念佛,以佛念來取代一切的妄想、雜想,而後祈求佛力的加持。那麼,當這一生業報身盡的時候就能往生極樂世界,親遇蓮池海會,這就是修習念佛法門無比殊勝的功德利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