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回佛友的書信一則㈢
著作者:趙宇威
2/2011
 

李師姐,好久不見,想必您有了寶寶之後,生活得更加忙碌,也肯定過得非常充實!

很高興看到您的回信並提了一些問題,這表示您確實很認真地看了「正面思考的力量」,這一篇文章,而且還有了些個人的思考,才會產生這些疑惑出來。

「正念」與「不思考」當然是有所區別。所謂「正念」,是這念心在「正定」之中,那是沒有妄念的一種正念。雖然沒有妄念,但這念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猶如明鏡一般能照天照地,歷歷清楚。而「不思考」,即是「無想」,心裏沒有念頭,空空洞洞的,腦筋一片空白,缺乏了「霊知霊覺」,對外在的事物沒有了適當應有的反應,渾然不知。這就是著了「空相」。所以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修行功夫達到了一定的境界,這念心是寧靜的、清明的,能洞察一切,了了常知。您說的沒錯,我們思考是源自於我們所受的教育以及來自我們的經驗。但是,當我們去追根刨底這些教育與經驗時,不禁會發覺原來它們才是污染我們「自性」的罪魁禍首。因為現代化的教育與思想,包括我們所謂的經驗在內,那些東西充其量在教導我們如何能夠順利地成功就業?如何能在這個競爭多變的社會環境下擊敗我們的對手,讓自己適時地能夠生存下來,而且還要活得更好、活得更久。

坦白地說,這種教育與思維的方式就是一種功利主義,所以根本很少會為他人設想。他人的死活與我何干?只要我活得好就行了!這就是現代化生活的模式。在這種工業化與商業化相互競爭的環境之下,我們所能受到的教育與所謂的經歷,也只是叫我們如何與人競爭,讓自己能立於不敗之地。這種「適者生存,優勝劣敗」的法則,就是現代化教育的本質。這與古德所闡揚的道德教育與因果教育,教導世人如何地立身處世,做一個有守有為的謙謙君子,要我們世人能斷惡修善,自立立人,時時要以「忠恕仁愛」之心來待人,以「禮義廉恥」來治身,這兩者之間的差別簡直是南轅北轍,何能道以哩計!前者的教育與經歷帶給我們的是虛妄與煩惱、毀滅與痛苦,而後者的聖賢教育才能讓我們得到心靈上的安逸、自在與解脫。

至於剛出生的嬰兒,她的這念心是純真的、赤誠的,沒有污染的,就看環境如何地教化她,讓她能受到什麼樣的教化而定?《三字經》云:「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苟不教,性乃遷」。出生的嬰兒,對外在的事物,基本上是沒有分別的。對她們來説,什麼都是新鮮的,故而什麼都好,這念心是善良的,而是環境改變了她們。

在菩薩道中有一種行,稱之為「嬰兒行」。也就是説,修習菩薩道,要學習嬰兒的赤子之心、那種善良沒有分別的心。所以說,剛出生的嬰兒,心是清淨的,純淨純善的,可以說與「正念」相應。可惜的是,這念心很快的就被大人們為她所醞釀的環境給污染得面目全非了!所以,現在的嬰兒很聰明,很會察言觀色,她要的東西若不給她,就哭閙地不停。不像過去舊社會的小孩,笨笨的,很容易哄。若以佛法來説,小屁孩太過聰明,反而不好,這就是佛法所說的「世智聰辨」;世智聰辨是一種「所知障」,也是「煩惱障」的根源。這點您學佛之後,相信應該有所體悟。

所謂「大智者若愚」。在這個社會上,如果反應太過聰敏、機警,即顯得鋒芒畢露,或與人相處,過於斤斤計較,一點虧都不能吃,不見得是件好事。

最後,您提到與人交往,為了能與大衆和睦相處,必須思考適當的詞彙用語,那是絕對的正確。因為説話是一門藝術。會説話的人,才能與人廣結善緣。佛陀講經説法,講求的就是善巧方便,應機説法。所以,講話要學得會講。同一句話,要在適當的地點、要對適當的人說,還要掌握適當的時間,才能發揮最大的效果。孔夫子說:「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言;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人。君子,不失言,亦不失人」。

講話的目的是為了達到雙方思想的溝通。如果能順利平和地與人溝通,那是件好事,怎麼會生煩惱呢?會不會生煩惱,不在話的本身有沒有問題?而在於我們的「用心」是否正確。如果是一句好話,是為他人著想的,能利益大衆的,而又能以謙和的方式,誠懇的態度表達出來,對方肯定能夠感受的到。就怕是自利而不利於人的事,所以態度曖昧,必須拐彎抹角,搽脂抹粉地想出很多的方法來掩飾,那就會生煩惱了。

如果不是如此,能以善巧方便的方法與人溝通,反而是一種智慧的展現。須知,「定」是體,「慧」是用,「體用」必須相融。否則有「定」而無「用」,是枯定。反過來說,有「用」而無「定」,那是狂慧;簡單地說,就是自大的表現。如果明白了,您想想,會不會影響我們的正念呢?

希望我的解釋,能讓您釋懷。有便,常來道場與大衆結緣。

阿彌陀佛!法喜充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