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自信的源泉緣於自性
著作者:趙宇威
2/2011
 

在現今多元化價值的E世代中,許多人對自信的認知,就是擁有敖人的學歷、名片上呈列著密密麻麻的頭銜、或者具備了光鮮的外表、穿著名牌的服飾、開著名車、住的是豪宅,走到哪裏身邊還簇擁著許許多多的仰慕者,就像是衆星拱月一樣。若以為頂著亮麗的光環,或有著受人羡慕的情境就視為是自信的表徵,那無疑是自曝其短,對事理的看法就顯得太過膚淺了。

實際上,這些只是外在所擁有的表象而已,並非真實之相。因為一切的物質、權勢與地位,甚至容貌,終將灰飛煙滅;這種依靠外境的自信,也終將失去。真正的自信是來自於對「自我」的一種正確的認知。

在現實的生活中,許多人常常會為了一句無關痛癢的話、一個表情、或一個動作,因而深陷於負面思考的漩渦之中,感到懷疑、焦慮、挫折,甚至產生種種的煩惱與罣礙,使得身心都不得自在。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理反應?主要的原因就是缺乏真正的「自信」心。

自信與自卑是兩個不同的概念。過度的自信容易流於傲慢,但缺乏自信或自信不足,則會衍生自卑的情結。不幸的是,世人都在自信與自卑的兩種極端中搖擺不定、猶豫不決。

事實上,自信與自卑是一體的兩個不同的面相,並沒有差別。所差別的,只是在心態上有「迷」、「悟」的不同而已。一個覺悟的人,對一切的人事物都抱持著樂觀進取的態度。做任何事都充滿著希望與熱忱,即使遇到了困難,依然能夠勇敢面對,積極地排除萬難,而且凡事皆能善盡自己的本分,不卑不亢,心胸開闊,喜歡與人為善,廣結善緣、法緣,所以快樂自在,沒有煩惱憂愁。迷的人,對一切人事物都持著負面悲觀的看法,喜歡鑽牛角尖,總覺得自己不如人,好像別人都等著在看自己的笑話。於是,做事時畏首畏尾,猶豫不決,沮喪、焦慮、懷疑等就相應而生,一旦遇到了困難就打退堂鼓,即便成功了,也覺得是一種僥倖,沒有成就感;若一旦失敗了,頓感挫折、沮喪,欲振乏力。

另一種同樣具有自信的人,所表現出來的卻是驕傲自大,輕衊他人,且做事草率,令人不敢恭維;但也有些人謹慎小心,廣納意見,有足夠的信心面對各種的挑戰與瓶頸。相對地,在自卑的人群中,也有表現抑鬱寡歡,心存陰影,氣度狹窄的個性;但也有人能積極地努力以期彌補自己特性上的不足。

這些種種不同的表現,其中的關鍵就在於對「自性」認知上的差異。所謂「自性」,就是「佛性」、「覺性」。而覺性不外乎「覺察」、「覺照」與「覺悟」。世出世間一切法的現象不外乎「因緣果報」的道理。如果明白了因果報應的道理,就能坦然面對生活中所發生的一切人事物的種種情形。

俗語說:「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想要怎麼收,就得怎麼栽」,這就是「因果律」的法則。佛法所說的「因果」,非平面的因果,而說的是「報通三世」的因果律。所謂:「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作者是」。若能徹底了悟三世因果的道理,這念心就定了。因為明白了人生是「酬業」而來,這一生的貧富、智愚、美醜,或者是吉凶、禍福,所享有的一切都是前生所種的善惡業因所感召來的果報。既然是因果報應的現象,就要欣然接受,不欣、不厭、不憂、不喜,一切皆能堅定正念、隨順覺性,保持這念心能清淨無染。如果沒有這種覺察力,就會減損自己的福報,更會阻礙自己修福、培福的機緣,讓自己無法在「因地」上改變自己的命運。

有了覺察力,才能起觀照的功夫。觀照自己的心行,在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一切動用之中,例如待人處事、迎賓送客,以及進退應對中,是否有顛倒用事、剛愎自用的過失,或者常有嫉妒、憎恨、障礙、虛榮的念頭產生。事事若能隨時提起觀照,就能發覺自己的缺點、過失,以俾改過修善,進而達到覺悟的境界。是知,自信是來自於對「自性」的一種體認。有了自信和覺知,才能成就一番事業和道業。

若能深信因果的道理,就能堅信要多多地修善布施,與人廣結善緣。如此一來,福報累積多了,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而這一種改變的動力,就緣於對自性的覺察力與覺照力。

「自信」不是來自於外在的肯定或否定,而是來自於每個人對自我本性的開發。修學佛道的目的是幫助我們時時刻刻能夠返觀覺照,使我們明白:真正的自信不是表現在自己能夠超越多少人,而在於能夠承認自己的過失、承擔多少的責任、克服多少的困難、轉化多少的煩惱。故自信心的來源,不是外在的財富、權勢與名位的累積,而是自己本具的這一念心。

能夠了解自性,就能做到「得失從緣,心無增減,喜風不動,冥順於道」。因為,一切法皆從緣生,然而緣起無性,生滅無常;世間沒有任何人事物能恆常不變,能夠逃避無常的追索。明白了這個道理,就能幫助我們接受生命中的變化,化解我們對人事物的執著,因而能適當地調整自己的反應和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情緒,以俾增加自我處事的能力和信心。

我們這念心本來不增不減,如如不動,常住不變。然而,外在的人事物,卻隨著內心情緒的感受,而時時在變動遷流當中。真正的自信心是來自於那個在不斷地生滅變異中而能不變的主人。我們若能認識這念心就是那個不變的主人,即能為自己作主。而這念心就是所謂的「自性」,也就是我們清淨的法身——如如佛。

在人生的旅途中,或在修行的菩提道上,有多少的稱、譏、苦、樂、利、衰、毀、譽等種種順逆的境界風無情地吹著,不時地考驗著我們,並試圖擊倒我們。如果我們不能回歸自性,明了一切外塵的境界皆是緣起性空,剎那不住,無常變化的假相,就很容易被境界風所擊敗而一蹶不振。

若能明白眼前的境界相,無非是緣生之法,皆是自性的化身,則隨緣遇境時,就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安住在覺性上而如如不動。此時,一乘任運的心性,即能含納十方三世,又不為時空所束縛,並具足一切的神通妙用,而自信就在這種萬德莊嚴的自性之中,燿然展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