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七、細行與覺性
著作者:趙宇威
2/2011
 

有人認為:「做大事,不拘小節」。這句話從世間法的角度來看,或許是對的,但以出世間的佛法而論則有可議之處。因為佛法講的是因果,每一個擧心動念都有因果,而我們的一言一行都是因,有因則有果,所謂:「因該果海,果徹因緣」。

《法句經》云:「莫輕小惡,以為無殃,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凡罪充滿,從小積成;莫輕小善,以為無福,水滴雖微,漸盈大器,凡福充滿,從纖纖積」。儒家也說:「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人行善,福雖未至,惡已遠去;人行惡,禍雖未至,福已遠去」。所以說,細小的行為是萬善圓彰的根本,也是成就事業及道業的基石。

如果,不從小養成一種良好的習慣,凡事於大處著眼,從微細處著手,卻希望這一生有所作為,恐將是捨本逐末,緣木求魚的事。

所謂:「處處留心皆學問」。我們從早上一睜開眼睛,一直到晚上養息為止,無時無刻不是自我學習提升的機會。《尚書》云:「不矜細行,終累大德」。從因果法則來看,假使不能正確地把握每一個當下,忽略細微之處;凡事不從小處著手,而想要成就圓滿高尚的品德,那是不可能的事。必需時時刻刻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言行舉止,將心念安住在正念之上,則言行威儀自然端正,故而能杜絕惡緣,增長善緣,乃至成就利人的功德。

修行就是從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之中發覺有沒有過失?對別人有沒有好處?若沒有好處,會令人生煩惱的事,絕對不做。所以,修行就在平時日用作息之間點點滴滴的行為上下手。明白了這個道理,則處處都是道場;若不明白這個道理而以為誦經、念佛、打坐或者參禪才是道場,那麼就窄化了修行的意義,把修行看得太簡單了。

修行是從細微之處去修。若細微的地方都能注意得到,能夠觀察入微,心就細了。一般來説,凡夫的心粗,大而化之,不拘小節,所謂粗心大意,做事經常落東掉西,唏哩呼嚕地隨便唬弄兩下就算交差,故而常常虎頭蛇尾,沒有結果。

那麼,如何才能使我們的粗心變細,讓人覺得立身處世、待人接物,都非常細心?如果做事很有耐心,凡是為人或為己,方方面面都能設想得很周到,則處理事來便能周全,沒有瑕疵。這些話説起來容易,但功夫卻不是一兩天即能辦到的,而是從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一切語默動靜之中培養出來的;也就是說,時時能提起觀照,用戒律來攝心、練心,或以儒家的禮儀來收心,作為一切言行舉止的準則與規範。例如,《弟子規》所規範的待人處事、進退應對的一切行為,都必須遵從,要符合禮度,能夠做到「入則孝、出則第,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應知,一切行為作息、良好的習慣,都是慢慢養成的。

戒律上所謂的「三千威儀、八萬細行」,説明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是修行。古今中外的聖賢哲人,皆藉由許多的規矩或戒律來磨練這一念心,使這一念心即便在惡劣或複雜的環境當中,都能夠定得下來,不遇境生心、不隨風起舞。所以,戒律或禮法是用來規範與對治這一念亂心、狂心,讓這一念心能夠安定下來;因定然後才能開慧。這與儒家所說的「明心」方法——「止定靜安慮得」,可説是如出一轍,不謀而合,兩者只是在開闔上有所差異而已。

佛法有事、有理,由內而外,但凡事須先從「事相」上做起,然後再由事入理。例如,許多的戒律,都是用來規範、約束我們的行為,告誡我們這個不可以做,那個會造作因果,教導我們凡事不可逾距。因此,戒律的作用是在約制我們的心,幫助我們定心,讓這一念心不隨波逐流、迎風起舞。若能在事相上做到了,明白事情本末因果的道理之後,心就能得到安逸而逐漸沉澱淨化下來,不再隨處攀緣。於是乎,身口意三業就能合於禮法與戒律。

孔子說:「席不正不坐」,又說:「割不正不食」。由是可知,我們外在的行為務必要端正不阿,而且內在的這一念心也要正直。《大學》講的是「誠意正心」,心正則意誠,心不正則意不誠,導致表現在外的言行與舉止相對的也偏斜不正。所以,戒律的目的,最後還是歸結於「心法」。

身口意三業,以「意業」為主。因為意念的正邪,直接影響外在行為的良窳優劣。正因為衆生的積習難改,所以必須在事相上磨練,好好地規範,才能養成好的習慣;能夠養成好的習慣,則隨緣遇事才不至於隨風披靡。那麼,善惡正邪自然有能力去分辨而不至於造作。

古人云:「見微知著」,確實是一種高度的智慧。世間的一切相都不離開因果的法則。若要洞徹當中的因果關係,就必須從細心處入手。因為心細才有敏銳的觀察力,才能思維出箇中因果的道理及其隱藏在背後不為人知、人見的深遠影響。

修行的目的在於去習改過、斷惡修善,最後能夠轉凡成聖。然凡聖之別在於對「心性」上的體悟。平常若不能收攝身心,則待人接物往往心浮氣躁,行事魯莽。而修行即在導正一般世人日常生活行住坐臥的威儀,使六根能夠都攝,不向外攀緣,令身心能夠平和,以致於舉手投足之間皆能產生攝眾的威儀與一種特有的氣質。

昔日,舍利弗尊者,尚在外道修行時,見到馬勝比丘的威儀舉止而得到攝受。於是向馬勝比丘請教他的師承,並有何指授?馬勝比丘回答道:「佛法因緣生,佛法因緣滅,我佛大沙門,即作如是説」。舍利弗聽了覺得很有道理,所以在馬勝比丘的引導下皈依了佛門,而成為佛陀的大弟子。可見,對於心性體悟的深淺,自然會表現於外在的行為上。

《大乘起信論》云:「粗中之粗,凡夫境界;細中之細,是佛的境界」。然而,身心是相互影響的。在修行的過程中,要從約束身行上下手,而在「心性」上要真正地下功夫;換句話說,行者修行要在日常生活的行住坐臥中,時時提起覺照,在一切作息動用之中,保持覺性不昧,進而在六根中用功,能夠做到「動中磨煉,靜中養成」;愈是平常不起眼的小事、不經意的一句話、一個表情,或是一個無心的小動作,愈是修行最實在的下手處。修行,從來沒有離開生活上點點滴滴的行為;懂得在見聞覺知處下手,微密地觀照威儀細行,不昧人前人後,始終如一,則必能從細行中成就大德。

須知。無論世法或出世間法都在平凡中成就功德。唯有務實地去做,保持著「只問耕耘,不問收穫」的精神,腳踏實地去修,從培養細心,小處著手,時時提起覺性,保持正念不失,才能真正的了卻生死大事,脫離煩惱的樊籠。因此,若能觀照細行,使身口意三業不造作惡業,遠離苦因,那麼,每一步都自在解脫,每一行無不是菩薩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