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道在平常日用中
著作者:趙宇威
10/2013

古德說:「道本平常,喫茶吃餅揚古道;教貴當機,施言施棒皆玄機。」這句話明顯地開示我們,什麼是「道」?喝茶吃餅即是道,就是在弘揚佛法。當然,這種教授的方法,不是對一般根性的眾生而言,而是對上根利智的修行人所使用的特殊方法。過去禪門中,有德山棒、臨濟喝,甚至還有俱祗斷指、南泉斬貓等公案。由此可知,祖師菩薩教化世人,必須應機說法,觀機逗教,否則勢必徒勞無益。因為,眾生無邊、煩惱無盡,眾生的根性各個不同,佛所說的一切法門,必須因材施教,才能對治眾生的習氣與毛病。所以佛菩薩教化眾生,貴在當機,須隨順眾生,應機施教。    

我們必須明白,道不在經文之中,能說的就不是道。道,是「平常心」,誠如祖師所說的喫茶吃餅,就是道。這句話聽起來,似乎玄妙難懂,讓人有摸不著頭腦的感覺。如果,我們從《金剛經》的發起序中去深入的話,就不難了解它的道理。《金剛經》云:「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這一段經文,講的只是世尊平日著衣、持缽、走路、乞食、打坐的事情,既無什麼特立獨行,也沒有超群顯異的事,所說的只不過是日常生活的種種情形而已。

雖然,日常生活的一些行為,是那麼的平凡,但卻顯示出世尊以身作則,用身教代替言教來教導僧眾於一切時中,行住坐臥、穿衣吃飯、語默動靜之中,皆能如理如法,念念清淨;也就是在一切境緣當中,能時時作主,任運自在,心無掛礙。佛陀世尊所示範的就是無上的實相義理,雖無言說,卻道盡了一切的妙法。

許多人活在世上,每天所作所為,不外乎吃喝拉撒睡,渾渾噩噩的過了一生,不知道人生是為何而活,更不了解生命的意義在覺悟斷惑證真,而生活的目的,在利他之中完成佛智。由於眾生不解生命的意義與目的, 因而起惑造業,不斷地在五欲六塵中追逐,枉度歲月,故而沉淪在生死的苦海之中不停地流轉。如來悲憫眾生造業受報,因此八相成道,示現世間,化導眾生從生活的迷夢中清醒過來,反轉苦因、業習,進而能離苦得樂,以俾契悟無盡的法身慧命。

須知,佛性人人本具,與佛無二無別,只是迷悟不同。自性迷,即是眾生;自性悟,就是佛。只要我們能堅定正念,制心一處,不起妄想,則菩提妙明真心自然現前。換言之,我們在日常生活一切動用作息當中,能時時提起正念。若能安住真心,不隨境轉,當六根接觸六塵境界時,立刻能迴光返照:「凡所有相,都是虛妄。」能於一切法「無所住」,當下這一念心,無住、無為、如如不動、了了分明的心,就是佛心。

修行,就是要從欲望、煩惱所積聚的穢土,提升為莊嚴的淨土。這種力量,靠的不是佛菩薩的加持,而是靠自己真實修行的功夫。我們若能於六塵境緣之中,不著一切法,能識自本心,見自本性;也就是能「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我們對眼前的境界相,如果能明白,這一切相,皆是緣起性空,那不住,了不可得的幻相,而能不加以分別、執著,就是真正的開悟見性。那麼,我們自性本具的清淨法身,無量光、無量壽的果德也就開顯出來了!

禪門中有一則公案:有源律師問大珠慧海禪師:「和尚修道還用功否?」師曰:「用功」。問:「如何用功?」師曰:「飢來吃飯,睏來眠。」有源律師聽了之後,一頭霧水,不能明白。於是,接著又問:「一般人都是如此;肚子餓了就吃,睏了就睡,與禪師無異。難道這也算是用功嗎?」師曰:「一般人吃飯時,不能老實吃飯,百般地思索;睡覺時,也不好好地睡覺,千般地計較。所以不同!」我們仔細思維:凡夫世人, 過日子是否就是如此?這一念心,總是心猿意馬,不安於室,隨處攀緣, 想東、想西,雜念不斷。吃飯時,不能好好坐下來安心吃一頓飯,總是喜歡挑三揀四,批評這個,挑剔那個,沒完沒了。睡覺時,也不能安心睡覺,千般的思索,分別、愛憎、取捨,永無止盡。不能像禪師一樣不起二念,不雜用心,所謂:「人在那裡,心在哪裡。」

馬祖道一和尚說:「道不用修,但莫染。」又說:「平常心是道。」所謂的平常心,就是沒有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常、無凡無聖的這一念心。經云:「非凡夫行,非聖賢行,是菩薩行。」也就是說,能超越是非、取捨、斷常、凡聖兩邊的知見,這一念心就能清淨無染了。那麼,我們於日常生活中,行住坐臥,應機接物時,就能任運自在,而無罣礙。到那時,隨舉一法,信手拈來,無不是法。

佛佛道同,祖祖相傳,只此「無念、無相、無住、無為」的這一念清淨心即是道。我們現前能說、能聽、能吃飯、能走路的這一念心,就是眾 生的本源佛性,不假外求。

修行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藉事練心,磨礪自己的忍辱心、平等心與清淨心。我們要在一切的境緣之中,不時地起心觀照,二六時中,不打妄想,保持覺性不失,不隨境生心。若能堅定正念,保持覺性不動,讓我們的這一念心能作得了主,就是「智慧」佛。心,如果能寂默不動,就是「如如」佛。

古德說:「一片白雲橫谷口,幾多歸鳥盡迷巢。」白雲,比功德、善法;黑雲,代表惡業、罪愆。不管是黑雲,還是白雲,皆會障礙視線, 讓飛鳥迷失歸巢的方向。學道也是一樣,不僅惡業會障礙我們的修行,如果執著善法,也會障蔽我們的功德法身,讓我們迷失了菩提歸家之路。

修行的目的就是要我們在一切境緣當中,無論是動靜閒忙、行住坐臥,或者是順境逆境、或身處苦樂憂喜的境界之中,都要能做得了主,不隨境生心。讓我們現前的這一念心,透過念佛、誦經、持戒、參禪等方 式,始終解脫自在,了解「動靜皆是虛妄,日用一切現成。」因為實相的 性體,本自圓成,豈可言說?一念心清淨即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