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發大誓願,行菩薩道
著作者:趙宇威
10/2013

佛法的修證,法門無量,經文又浩瀚繁多,往往讓人望而卻步,無從學起。對於一個想要正確信佛或學佛的人來說,應該從何處開始下手,才不至於落人話柄、不偏離宗旨,或被人認為是一種封建的思維、迷信與盲信,或把信佛、學佛只當作是一種生活上的消遣、興趣,或作為一種精神上的某種寄託來打發時間呢?

佛法大教,浩若淵海,所謂《華嚴》奧藏,《法華》秘隨,玄奧深妙。然而,一大藏教,八萬法門,祖師判教為一代時教、五時八法,這些皆是佛陀的應機說法,其宗旨在幫助不同根性的眾生,皆能獲得佛法真實的利益,因而能破迷開悟,修善斷惡,轉凡成聖,離苦得樂,最後都能徹 證佛地的果覺,得大自在解脫。    

佛法有事有理。理,講的是「教理行果」的道理,而事上所說的,是一些現相與修行的方法。例如,佛法教導我們誦經、念佛、持戒、布施,或者是參禪、禮拜等等事相上林林總總的事情。這些事相上的事,要好好地去做,不能懈怠,因為事中有理,理不離事。學佛,要從「理、事」上下手,必須做到理事圓融、解行相資,不能有所偏廢才行。因為理能透事,道理明白了才不致於盲修瞎練,誤入歧途,走錯了方向;而事能顯理,從事相上著手,才能藉事悟心,不致於執理廢事,懈怠墮落。

所以,歷代的祖師菩薩,勸導世人修學佛法,必須「知行合一」,「理事並重」;換句話說,理上明白了,就要落實到日常生活,行住坐臥,一切行為作息當中,如此才不會執理廢事,落於空談,成為「斷滅空」,或者是「頑空」、「惡取空」的邪見之中。    

佛法,寓教於藝術。佛門中所作的許多佛事,都有表法的意涵。就以供養來說,即是一種無情說法,以事顯理的方便教法。我們所供養的香、 花、果、衣、食、燈等供養物,皆是用來作表法的工具。例如,香代表「心香」與「信香」。修行的這一念心,一定要真誠恭敬,決不懷疑,必須能信佛語,能修戒定慧。香,象徵著我們修法的這念心,「精進」不懈,就像燃燒的香煙一樣,裊裊上升,沒有間斷;香,還有「薰習」的意思,象徵著真如薰習無明臭穢之氣,能淨化我們濁的心靈。花,代表「因」;果,代表「果報」,有「因地法行」,「修因證果」的意思;「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衣,是「如來衣」,有「忍辱」的意涵。行菩薩道,要有堅忍的毅力與耐心;供養衣服,就是提醒自己要修「忍辱」波羅蜜。食,代表「禪悅為食」;修行人不要貪求世間的美食,要以出世間的「法喜食」、「解脫食」、「願食」、「念食」為主,如此才能資養我們的法身慧命。燈,則象徵「智慧」;修行目的是要開我們般若光明的智慧,能奉獻自己,照亮別人。

佛法,雖然廣大浩繁,然而修行也有一定的次第與方法可循。就以佛門中所供養的四大菩薩為例——地藏王菩薩、觀世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及普賢菩薩。這四尊菩薩,代表了大乘佛法修學的四種不同的次第與方法。

地藏王菩薩,代表「孝親」與「大願」。也就是說,地藏菩薩教導我們世人,對父母要盡孝道。孝,這個字含義深廣,其義理能遍法界虛空界。修行欲得成佛,就必須將「孝」字行得圓滿。孝行若能臻於圓滿,人格就能完美無缺;人格圓滿無缺,即如如佛。所以地藏王菩薩,首先教導我們要盡孝。其次,地藏菩薩,教我們要發大願。菩薩的願力宏深,念念以眾生為念,所謂「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菩薩為度眾生,不惜入地獄去度眾生,並發下大願:「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像這種度生的大願,實在得世人的讚歎與學習。    

觀世音菩薩,代表「慈悲」。有了孝心與大願之外,還要將孝心與願力擴大至法界虛空界一切的眾生,那就是對一切的眾生要有慈悲心才行。 所謂「慈悲」,「慈」能帶給眾生快樂;而「悲」能拔苦,幫助眾生能離苦,遠離世間的疾苦,得到安樂。就像觀世音菩薩一樣,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能循聲救苦,示現三十二應身,為眾生作不請之友,為苦難中的眾生,作大海中的慈航。所以,觀世音菩薩,教我們要有慈悲心,處處能以眾生為念,幫助眾生,離苦得樂。修行人,要懂得與人廣結善緣,幫助世人能遠離煩惱,免於憂苦,得大安樂,經云:「眾生歡喜,諸佛歡喜。」

第三尊菩薩,是文殊師利菩薩。文殊菩薩,代表「智慧」。我們除了要有慈悲心之外,還必須要有智慧。沒有智慧的慈悲,不是慈悲,而是愚癡。如果,缺乏智慧的滋潤,不但不能幫助他人離苦得樂,其結果可能誤陷自他兩害,令情況更為嚴峻。所以,佛門中有句話說:「慈悲出禍害,方便出下流。」這句話提示我們,慈悲要有智慧作為基礎;沒有智慧的慈 悲,不是真正的慈悲,而是一種「爛慈悲」。這種慈悲,往往成事不足, 敗事有餘。所以,我們要學習文殊菩薩的智慧。如此,才能悲智雙運,達到利人利己的功能。

第四尊菩薩,是普賢菩薩。普賢菩薩,代表「大行」。修學的理論,我們學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如果,不能徹底地去實踐,腳踏實地地去力行,還是落於空談,不得佛法真實的利益及受用。佛法貴在實踐,必須從真實心中去做才行。否則,有口無心,無的放矢,不是佛法修學的宗旨與方法。清涼祖師說:「有解無行長邪見」,能知不能行,不是真智慧。禪宗也說:「不貴汝知見,只貴只行履。」可見得,能實踐佛法,才能得佛法真實的受用。普賢菩薩,又稱為大行普賢菩薩,就是教導我們要力行佛法,遵守佛陀的教誨。道理明白了,就要將這些道理,落實在日常生活一切行為動用之中。如此,解行相應,理事並重,才能福慧圓滿,成就菩提的果覺。    

佛法的修學雖有次第,但大乘佛法是一修一切修,一證一切證,所謂「行布不礙圓融,圓融不礙行布」,彼此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圓融互攝。既然如此,我們在因地當中,就要依著四大菩薩的「悲智願行」去做。我們要以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去布施、關心大眾,體念眾生都是過去生中的家親眷屬,一切的眾生都有佛性,皆當成佛;本著慈悲平等的因心,來觀照一切的眾生,做到怨親平等、自他不二,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就是觀世音菩薩的願力。有了慈悲心,還必須要有長遠心;若無長遠心,就經不起逆境的考驗,道心就會隨之退轉。所以,修行發大誓願,行菩薩道,就必須以地藏菩薩度生的大願為本,如此,我們的慈悲心才能增長、才能源遠流長。有了長遠心,還要依著普賢菩薩的十大願行,將佛法落實在日常生活之中,一步一腳印,確實力行。最後,修一切善,而不執著一切善;能觀諸法空性,不著一切相,使心無所住,達到無念、無相、無為。若能具足這個智慧,就是文殊菩薩的大願。    

修行悟道,成就佛果,必須信願具足。有信才有願,經云:「信是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信,是萬行的前導;無信則不足願;無願則不能起行。有信有願,才能生出力量,付諸行動。經云:「有願必成」。只要我們能發心,發一個出世的菩提心,就能蒙諸佛菩薩的護念。這一念心,就會在八識田中薰習滋長,當因緣成熟時,就能花開並蒂,因滿果熟。所以,願是動力的源頭,是我們生生世世修行菩薩道的推手,成就菩提涅槃的因心果覺。經云:「初心不退,成佛有餘。」能不能 成佛,在於能不能發願。只要我們發心真誠,願力宏偉,就能修行菩薩 道,菩薩道修行圓滿,即能成就佛地的果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