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記(4)
著作者:趙宇威
October 2013

佛的智光無量,遍照法界,是無量之無量,但身光雖徹照十方,尚屬有量之無量。「自性彌陀」,即是無量光壽的意思;自性豎窮三際,即無量壽義,又橫遍十方,即無量光義。所以,光壽代表時間與空間的總合。彌陀的法身,是理體,是清淨寂然,常住不變,是無量壽。根本實智,遍法界體,即無量光,這是以「彌陀」的理智而說的。

若以事相而言,則彌陀之無量光壽,也是修成,乃願行功德之所莊嚴。彌陀因中為轉輪聖王,名世饒王,棄位出家,苦行學道,號曰「法藏」,於世自在王佛所,精勤修行。世自在王佛,知道法藏比丘,志願深廣,很有抱負。所以,為他演說二百一十億諸佛剎土,功德嚴淨,廣大之相,說法千億歲。法藏比丘,選擇所欲,發四十八大願,恭慎保持,修習功德,滿足五劫的時間,建立了西方淨土,願願接引十方眾生,往生西方成佛。其第十三願及第十五願,即壽命光壽無量。往生西方者,若壽命光壽,不能無量者,不取正覺。而阿彌陀佛,在西方極樂世界,成佛已經十劫,所以他所發的誓願,願願都已圓滿,故往生者皆能光壽無量,如阿彌陀佛。彌陀如是,我等若能發大心、立大願、脩大行,也可隨願所成。

彌陀自性,眾生本具,本來靈明洞徹,了了常知,歷歷不昧。全體即是「光明藏」,這就是「自性的無量光」。吾人當下一念心性,湛然常寂,無始無終,亦無生滅,真常如如,亙古不變,能歷萬劫而常新,這就是「自性的無量壽」。我們修淨土念佛法門,若能持名念佛,念至一心不亂,這念心明明白白、清清淨淨,亦即所謂的「內外湛寂,又照而常寂」,即是「無量壽」。正念佛時,這一句名號,念得清楚,聽得明白,這念心歷歷不昧,寂而常照,即是「無量光」。念佛到了這個境地,方能覺悟到,原來光壽不二,寂照本來就是一體,當下「即心即佛」。所以,念佛一法,古德說是:橫豎該羅,上下兼收,上至等覺菩薩,下至販夫走卒,皆能統攝無餘。故念佛法門,實在是最簡易、最方便、最圓頓,而且最穩健的法門。所謂「不須三祇修福慧,只須六字出乾坤。」持名念佛,是從有念入於無念,從有生達於無生。這些全仗彌陀的悲願,靠的是我們自己的信願功德力的成就。若能一心執持名號,就能決定生西,成佛無疑。以上,是解說「佛說阿彌陀」五字之「別」題。

」,是通題。梵語,修多羅,中譯即「契經」。契經者,上契諸佛所證真空之理,下契所化眾生之機。佛說的任何一部經,都有「教理行」的分別。本經所詮釋的信願持名一法,對障重業深的末法眾生而言,是三根普被,簡易方便,且又最極圓頓之法。無論是上智或下愚者,都能平等攝受,所以是對機之教,故稱為「」經。其中修行的法門是執持名號,清淨三業之行,又為「」徑。而所證之依正莊嚴的西方極樂世界,不出一心實相之理,所以為「」經。

此外,經有「貫攝常法」之義。「」者,有貫穿的意思。佛所說的經,雖然有大小乘,及顯密的差別,但理論是貫通一致的,講的都是諸法實相的道理,就如線貫珠一般,將其緊緊地連結在一起,有嚴密性、組織性。「」者,攝持的意思。佛所說的經,有攝受性,能令人憶持不忘,能幫助一切的眾生,破迷開悟,轉凡成聖。「」者,講的是三世不易的真諦,雖經時空的變遷,佛所說的真理,永恆不變,常為世人所遵從。「」者,有軌持義。軌是軌道,萬法皆不能脫離軌道而單獨運行;佛所說法,是十界同遵。經,與「」同音,有「捷徑」的意思;又與「」同音,意喻我們凡夫修行,隨緣遇境,看到別人的缺點,便要時刻地引以為鑑,避免重蹈前人的覆轍。所以,經就是我們修行的一面鏡子,能作為我們時時反觀覺照的工具。總而言之,佛經可以說是我們迷途中的一盞明燈,長夜裡的一把火炬,苦海中的慈航,引領我們走向光明,也是佛度眾生,脫離生死煩惱,不可缺少的寶筏。

疏題「要解」二字。「要」,是重要、綱宗的意思,目的在於提綱挈領,以示本經的重點。靈峰老人所著的《彌陀要解》,為《彌陀經》最重要的註解之一。文不繁而義豐,詞雖簡而理玄。乃十方諸佛之心要,可以說是淨業經藏之骨髓。

《要解》所詮釋的重點有三:

一、直示無上「心要」,此經是佛說西方極樂世界依正莊嚴,即是「唯心淨土,自性彌陀」。西方極樂世界的黃金地、七寶池、八功德水,以及七寶莊嚴的樹、宮殿、欄循等一切依正莊嚴,都不離我們一念「心性」之外。而此心非吾人之肉團心、六塵緣影之分別意識之妄心,而是包太虛週沙界,豎窮三際、橫匾十方的「真心」。經云:「應觀法界性,一切唯心造」。心有真、有妄;真心變現一真法界,妄心變現的是十法界。彌陀就是我們的自性本心,我們自性本具的天真佛,非心外還有另外一個彌陀。古德云:「生則決定生,去則實不去。」從事相上來說,西方淨土是決定有;只要我們信願念佛,必定往生。但從理上來講,「去則實不去」。因為,去此西方十萬億佛土的極樂世界,也不離此心之外。我們現前的這一念心遍虛空法界,所謂「心土不二、性相、理事圓融」,何有來去之相?無論是依報或是正報,皆不離心,此為本經之綱要。

二、直示的「法門要」:法門要,有事、有理。依事相來說,淨土一法,三根普被,利鈍兼收,如天普蓋大地,如地能覆載萬物。淨土一門,是橫超三界,帶業往生,勝過一切豎出的法門,就如蟲鑽竹筒一般,是橫出,而非豎出。若豎出的話,則須節節破節而出,煞費功夫,非常困難。如果是橫鑽出洞,只需咬破竹壁即可出洞;相較之下,容易得多。本經教人持名念佛,求生淨土之行。行由信願而立,故經中詳細陳述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就是為了要讓眾生起信,進而勸求往生以發願。

三、正示執持名號以立「行門要」。一句彌陀名號,消除一切的妄念,而得一心不亂。若信願行三資糧具足,便可橫超三界,往生蓮國,圓證三不退。若依理而言,一句阿彌陀佛,心境圓妙,圓具三觀十乘,包羅萬法。因為,彌陀就是自性,念心就是念佛,心佛不二,境智一如。所以,淨土法門為一切行門之要。蕅益大師在此所詮釋的,就是為我們解釋這個深妙的道理,故名為《要解》。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羅什翻譯

講到秦,中國的歷代帝王,用秦作為國號的就有三個:一是秦始皇,二者、前秦苻堅,以及姚秦(後秦)的姚興。在前秦苻堅為帝時,有異星出現於西北,太史入奏,當有智人入輔中國。苻堅曰:「朕聞龜茲國有鳩摩羅什法師,難道即是此人。」於是,派驍騎將軍呂光,率兵伐龜茲。臨行告之:「朕非貪地用兵,只想禮請法師;若得法師,立即班師回朝。」龜茲王得悉後,即勸請法師入秦,以解國難。呂光大將軍迎師回朝,到了西涼,得聞苻堅姚萇所殺。於是,呂光就據地西涼,自稱為王。聞法師大名,數度屬請入關,都為呂光拒絕。而姚萇又為其子所殺;姚興繼位後,復請法師入關,又被呂光所拒。於是,姚興起兵伐涼。呂光卒,其侄呂隆嗣位,無力反抗。乃迎羅什大師入長安,並代以國師之禮。延請入西明閣,並召集義學沙門八百人,從羅什法師受學。羅什大師所譯經論九十八部,凡三百九十餘卷。此經即是羅什大師,所譯經文中的其中之一。

三藏法師,是一種德號。三藏指的是「經、律、論」三藏。經,為「」學;律,為「」學;論,為「」學。由是可知,三藏法師,是博通三藏,能自行化他,可為人師的,尊為三藏法師。法師的另一個意義,是以三藏之法為我之師;亦即能依法為師的,稱為三藏法師。而羅什大師,博通經律論三藏,七佛以來皆為譯經之師,堪稱三藏法師。

鳩摩羅什(原名鳩摩羅耆婆什),譯云「童壽」;意思是說,雖然年幼,卻有好的德行。羅什的父親,鳩摩羅琰,母親耆婆什者師的家世顯貴,父親是相國,後棄官出遊,至龜茲國。國王愛其德,將自己的親妹妹下嫁給他,後來生了鳩摩羅什羅什出生後,母親就出了家,並證得初果「須陀洹」。羅什七歲的時候,母親也令他出家。羅什自小聰穎,能日誦一千首偈頌。

有一天,羅什隨著母親到了寺院,見到一個鐵缽,覺得好奇,就隨手舉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我年紀如此輕,力氣又小,怎麼能將這麼重的鐵缽覺起來呢?」一想到這裡,馬上就覺得自己力不從心,有不勝其力的感覺,鐵缽立即墜落於地。於是,他就悟到了「萬法唯心」的道理。羅什,九歲的時候,隨著母親到了罽賓國,依槃頭達多法師修習小乘經論,並博通外道的《四圍陀典》,《五明》諸論,對於陰陽星算等術無不精通。後來,遇到了修習大乘佛法的須利耶蘇摩,遂與他辯論佛法,對他是心服口服,從此拜服於大乘佛法。對於過去自己所修學的小乘佛法,始知並非究竟,於是傳習大乘,廣求要義,並為他的小乘法師,槃頭達多,說一乘的妙理。他的小乘法師,槃頭達多,感悟很多,反而回過頭來,禮他為師,向他學習大乘佛法。

羅什大師,由於通達三藏,名震臨近的許多國家。他的母親,知道龜茲國的國運已經衰微,於是辭別了龜茲,到了天竺國,就在天竺證到了三果「阿那含」。她在臨行之時,對羅什說:「方等經典的教義很深,你當在秦國闡揚大乘經典。但是,對於你自身來說,有些不利,你覺得如何?」羅什回答道:「修行菩薩道,就必須利物忘軀,要能為法捨身才是,如此大化才能盛行。縱然鼎鑊加身,赴湯蹈火,亦不後悔。」後來,羅什為大秦請入華夏。一生所譯的經文,廣受大眾喜愛,普遍流通於世。

據說,律宗的祖師,道宣律師,遇到一位天人,陸玄暢,問天人道 :「什師所譯的經論,何以到現在仍能盛行不墜,而且流通越見普遍?」天人回答道:「此師七佛以來,皆為譯經的法師,他以了悟通達佛法為首要,他所譯的經典,深得佛陀遺教的宗旨與易趣。」羅什大師臨終時誓言:「如果他所翻譯的經典,不違佛意,當圓寂焚身時,舌根不壞。」果然,圓寂火化後,舌頭獨存,完好無恙。此師的舌頭,當與六方諸佛的廣長舌相相同。所以,羅什大師所譯之經,絕對可信。

明西有沙門,蕅益智旭解

」,是明朝。大師生於明朝,俗姓,字振之,名際明。母氏,父歧仲公。母親是虔誠的佛教徒,持大悲咒十年。有一天晚上,於睡夢中夢見觀音大士送子,遂生師。七歲,茹素。少時,學儒學,崇信儒家,誓滅「佛老」二教。作論數十篇,闢異端(謗佛),至十七歲時,讀蓮池大師的《自知錄序》,及《竹窗隨筆》,乃不謗佛,焚所著論。二十歲喪父,聞地藏王菩薩本願,發出世心。二十二後專志念佛,聽《楞嚴經》。二四從憨山大師門人,雪嶺師出家,法名智旭。二八歲,喪母,悲痛不已,誓往深山掩門修道。三十歲出關後悟佛心宗、台宗。三十七歲,宏化諸方,著述各種經論疏解。五十七歲圓寂於靈峰。三年後,門人開龕荼吡,見師趺坐巍然,髮長覆耳,面貌如生。火化後,牙齒不壞,與羅什法師,舌相不壞,同一徵信。大師生前,遺囑荼吡後,將其靈骨研磨和麵為餅,散放於山水之中與眾生結緣。後眾門人,不敢遵從遺囑,遂奉塔骨於靈峰大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