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記(20)
著作者:趙宇威
October 2013
 

【經】皆是大阿羅漢,眾所知識。

【解】阿羅漢,亦含三義:一、應供,即乞士果;二、殺賊,即破惡果;三、無生,即怖魔果。復有慧解脫、俱解脫、無疑解脫,三種不同。今是無疑解脫,故名大。

 

大阿羅漢,指的是大乘阿羅漢,非自利而不利人的小阿羅漢。「阿」譯為「無」,「羅漢」,譯為「無為」。小乘,見思煩惱已斷,稱為「無學」;大乘到十地「法雲地」修學完成,亦稱「無學」。法雲地以上,是等覺菩薩,即補位佛。

「阿羅漢」,是梵語,翻譯為華語有三義:一、應供,二、殺賊,三、無生。

應供」,是堪受大眾供養。阿羅漢,已證四果,梵行已立,出三界,不入輪迴,堪受人天尊敬供養。在因地尚未證果之前,以乞食滋養自己的生命,乞法以養慧命。證果後,即為世人福田,應受人天的供養,是「乞士」所感之「果」。

殺賊」,是殺心中煩惱之賊。當見思煩惱斷盡,也就是五利使、五鈍使除務盡盡,則不會再傷害法身慧命。這是「破惡」所感之果。

無生」,因所作已辦,已了分段生死,不再於三界中受生,故名無生。因地修行名比丘,以煩惱為敵,故修一切善、斷一切惡,今道業已成,惡業已破,故稱殺賊。出家受戒,修清淨行,有「怖魔」之因,今梵行已成,位登羅漢,不受輪迴之苦,故得「無生」之果。

阿羅漢,也有修證的淺深不同,而分三類:

一、慧解脫,即藏教阿羅漢,依四念處修行,「觀身不淨、觀受是苦、觀法無我,觀心無常」。四念處,講的就是宇宙的人生觀,屬於小乘法。依天台宗來說,四念處通大小乘法,所謂「不二」法門,大小不二。一切大乘法,都以小乘法為基礎,有分別即非大乘。

二、俱解脫羅漢。大乘法中,修學禪定,能伏煩惱。若禪定功深,則可斷煩惱。若功夫修到第九次定,即「滅盡定」,便超出三界。而世間的禪定,最高到四空天,稱「四禪八定」,仍然不能出三界六道,壽命八萬大劫。

三、無疑解脫羅漢。因中,修緣念處觀慧。世出世間法,皆以通達,能解答一切疑難問題。此種人,由定開慧,已經心開意解,故稱「無疑」,乃法身大士,故名為大,是聲聞中之極果,屬於「回心」聲聞,而非「定性」聲聞,只知沉空守寂,以寂滅為樂,不能涉世利生的小阿羅漢。

 

【解】又本是法身大士,示作身聞,證此不思議法,故名大也。從佛輪轉,廣利人天,故為眾所知識。

 

佛弟子中,都是大權示現,幫助釋迦佛來教化眾生的,即所謂的「開跡顯本」,證此不思議法,故稱為「大」。經云:「一佛出世,千佛擁護。」佛弟子雖然示現聲聞身是「跡」,而其本,都是法身大士,已破無明、證菩提的大菩薩,如舍利弗,過去已證金龍佛位,須菩提青龍陀佛,都是倒駕慈航,到此方世界幫助釋迦牟尼佛教化眾生,破迷開悟,離苦得樂而已。

釋迦佛示現八相成道,其目的在告訴世人,人人皆有佛性,皆可成佛。凡聖的果報雖然有別,但佛性平等不二,是不垢、不淨、不增、不減;只要發願,即能成就,決非莊生寓言。釋迦佛,十九歲出家,捨家棄欲,捨掉了國城妻子、象馬七珍,一切的榮華富貴,苦行學道,雪山六年,遍學了印度所有的外道。最後,在菩提樹下,成等正覺,初悟菩提覺道後,即入鹿野苑為五比丘轉大法輪,講經說法。

輪,是佛門的標誌,其意義有三:

一、有「摧碾」的意思,能碾除一切的煩惱;

二、有「運載」義,能將罪業凡夫,由生死煩惱的此岸,乘坐般若的法船,運載至涅槃的彼岸;

三、表「動靜不二」、「空有一如」,圓滿的意思。因為,輪有幅、有軸、有週,象徵「圓滿」的意思。輪雖有圓周,但圓心卻不可得,顯示真相是「非空非有」、「空有一如」。圓周在轉動,但圓心不動;這種「動中有靜」,「靜中有動」,故說「動靜不二」。輪週是「相」,表「有」;輪心是「體」,體性「空無」,是「相有而體空」的一種現象。

佛門以輪相來象徵世尊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法,即所謂的「諸法實相」,它是「相有」而「性空」,動靜一如。

故轉法輪,即是佛講經說法,為度一切有情的眾生,皆能破迷開悟、了生脫死,得究竟樂,利益一切人天,為一般大眾所共知共識的。

佛法裡所說的「知識」,是指聞名而仰德,親聆教誨,不只是聞名見面而已,而且還能悉心見德,才能稱為「知識」。而此處佛的弟子皆為阿羅漢,深解義理,博通法相,德高望重,堪作人天眼目,且從佛輔化,為大眾所共識。所以稱「眾所知識」。

 

【經】長老舍利弗、摩訶目犍連、摩訶迦葉、摩訶迦旃延、摩訶拘希羅、離婆多、周利槃陀伽、難陀、阿難陀、羅睺羅、憍梵波提、賓頭盧頗羅墮、迦留陀夷、摩訶劫賓那、薄拘羅、阿耨樓駝,如是等諸大弟子。

【解】德臘俱尊,故名長老。身子尊者,聲聞眾中,智慧第一。目連尊者,神通第一。飲光尊者,身有金光,傳佛心印,為初祖,頭陀第一。文飾尊者,婆羅門種,論義第一。大膝尊者,答問第一。星宿尊者,無倒第一。繼道尊者,因根鈍,僅持一偈,辯才無盡,義持第一。

 

此處列了佛的常隨眾十六位上首的名字。這十六位尊者,都是長老,並非獨指舍利弗而已。「長老」,是年高德劭者的稱呼。德尊學博的稱為「長」,年富齒高的稱為「老」。如果再說得仔細點,則有三種意義:一、出家年久的稱為「法臘」長老(臘者歲也,出家一年為一臘;臘有法臘、戒臘與僧臘)。二、德高智深的稱「法性」長老。三、年紀老的、大的,稱為「生年」長老。所以,德臘並尊的才稱為長老。而這裡所列的長老,有德無臘,但並無有臘而無德者。

同時,師在這段要解中,介紹了佛的十六位弟子,他們所專長的是什麼,因何而得名,又為何出家?講的是清楚明白,讓我們對他們的過往有通盤的了解。

舍利弗,又名「身子」。已證阿羅漢果,堪稱尊者。舍利,是梵語,中譯是「鶖鷺」;弗,是「子」的意思。其母名鶖鷺,因身體容貌長的端正,眼如鶖鷺的眼睛,故取名為「鶖鷺」。舍利弗,因他母親的貌美而得名,故稱為「鶖鷺子」。尊者,是聲聞中智慧第一。他的母親懷他的時候,突然之間能言善辯,口才變得很好。他出生到八歲時,就登座說法,辯才第一。曾與十六國的論師論道,皆能讓對方俯首稱臣。舍利弗,出家七日後,就能遍達佛法的要義。年輕時,曾為婆羅門學者——冊闍耶的弟子,與目犍連是同窗摯友。其師過世後,即與目犍連在王舍城山中一起修行。

一日出遊時,遇到了馬勝比丘,見其儀容超俗,遂問其師是誰?答:「釋迦世尊」。舍利弗聽了非常歡喜,就請他開示世尊所說的妙法。馬勝比丘,答曰:「我年幼學淺,何能宣說如來廣大的妙義。」但舍利弗不斷地請求:「請慈悲略說佛法的要義。」馬勝比丘,經不起他的請求,遂說偈言:「諸法從緣生,諸法從緣滅,吾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舍利弗聽了,大有感悟,稱讚不絕。回去後告訴了目犍連,即與目犍連和其弟子一同皈依世尊出家。

舍利弗出家後,是世尊眾弟子中,智慧第一。說舍利弗智慧第一,只是突顯他的智慧超人一等,人中第一,並不是說他不具備其他的德能,也不是說世尊其他的弟子皆無智慧。只是告訴我們,在佛的諸大弟子中,各有各的專長。說其第一,只是突顯他最善長的德能而已。

佛所說的淨土法門,乃難信之法,非大根大慧者,不能信受。故釋迦世尊說淨土念佛法門時,將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列為上首,唯有利智慧根的人才能信受佛所說的無上大法。故舍利弗為本經的當機眾。

目犍連尊者,中譯為采菽氏;采菽是「姓」。因其先人入山修道,以採菽為食,所以因之為姓。這個姓氏的家族,出家的人很多,故而以「摩訶」二字作為區別。目犍連,是佛的諸弟子中,「神通第一」。「神」,是神妙莫測;「通」,是通達無礙。羅漢已證四果,出三界六道,具足六通:一、天眼通,二、天耳通,三、他心通,四、宿命通,五、神足通,六、漏盡通。前面的五種神通,天仙鬼神皆有,但能力有限,屬於報得通,而非修得。

摩訶迦葉,譯為大龜氏。因為祖先在山上學道,感應靈龜負圖而來,後改名為龜氏族,又名飲光。因為身上常常放出光明,而這種光很明亮,能壓住其他的光,使之暗然無光。迦葉之所以身上發光,由於宿世為冶金師,與一貧女共同修佛的金身,故而生生世世,感得圓滿的紫金色身,能光吞日月,使日月都為之失色。大迦葉的家族龐大,為了區別其他的迦葉,所以在前面加了一個「大」字。

迦葉尊者,乃摩羯陀國,大富長者之子。因看破世情,於是捨棄豪富,發心出家,修苦行,年老不倦。世尊悲憫他年歲已大,勸他休息,但尊者依然精勤修持苦行,沒有倦怠。佛讚歎迦葉:「有頭陀行,我法長住。」

《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三卷》云:「梵王至靈山,以金色鉢羅花獻佛,捨身為座,請佛為眾生說法。世尊登座,拈花示眾,人天百萬,悉皆罔措。獨有金色頭陀,破顏微笑。世尊云:『我有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實相無相,今咐囑摩訶迦葉,傳佛心印於迦葉,是為禪宗初祖。』」迦葉阿難;歷代相傳,心心相印,故稱「印心」。

「頭陀第一」者。頭陀是梵語,中譯為「抖擻」;也就是去除煩惱塵勞的意思。頭陀有十二種行持,以幫助去除煩惱塵勞:一、住阿蘭若,二、常行乞食,三、次第乞,四、日中一食,五、節量食,六、過中不飲漿,七、著糞掃衣,八、三衣,九、塚間坐,十、樹下宿,十一、露地坐,十二、坐不臥。

自世尊涅槃後,經藏、律藏之所以能夠傳到現在,都是尊者極力地召集大阿羅漢,集結經典的功勞。此尊者至今尚未入滅,佛囑咐大迦葉傳衣彌勒,現在在雞足山入滅盡定,以等待下一尊佛——彌勒佛的出世。

摩訶迦旃延。中譯為「文飾」,即文采修飾的意思。此尊者善於辭辯,長於議論,出言開口,都有文采,非常巧妙,能令聽者悅服。尊者曾受無神論者外道的詰問:「惡人死後受苦,理應回來;死而不還,照此,則無後世受生之理?」尊者回答:「如罪人被囚,寧得歸否?」又問:「若生天上,又何不見歸來?」答:「如人墮廁,肯再入否?」凡間惡濁,想出離都唯恐不及,到了天上享福,有誰還肯再來凡間受罪!可見,尊者辯才無礙,善於議論,所以是佛弟子中,「論義第一」。

摩訶拘希羅。中譯「大膝」。因膝蓋頭很大,所以得名。摩訶拘希羅,是舍利弗的母舅。平日常常與姐姐論議一些事理,都能辯勝。自從他的姐姐懷了舍利弗之後,每次辯論,都輸給了他的姐姐。他心裡有數,知道姐姐所懷的必定是聖胎。於是,他暗自思維:如果日後,外甥出世了。在論義上,舅舅若輸給了外甥,豈非顏面掃地,以後在外甥的面前,怎麼抬得起頭,面子又往哪裡擱呢?

因此,他發奮圖強,到處遊學,博覽外道所有的典籍。歷經一十六年後,回歸故里,欲與外甥論議。由於他勵精圖治,精進到連剪指甲的時間都沒有,所以指甲長到拖地,故稱為長爪梵志。回來後,他的外甥已經從佛出家。他氣憤填膺,走到佛前,要佛還他的外甥。佛見他一副氣勢凌人的樣子,就找他辯論,並說如果他贏了,就歸還他的外甥,讓他還俗。他心中大快,心想正好藉這個機會,可以當眾一顯自己十六年來的苦參所悟的道理。於是說:「論勝則還甥,若輸,則頭與汝。」佛笑著說:「你所修學的經典,是以何為宗?」答:「不受為宗」。佛接著問:「你所說的『不受』,那麼這個『不受』的知見,是不是也是一種『受』呢?」大膝一聽之下,覺得不妙,知道上了圈套,這下子兩頭落空:「說受的話,違背了自己所學的宗旨;若說不受的話,又與世間法不合。」這下子知道自己論議輸了,轉身想逃。可是,逃了幾步,心想大丈夫怎可說話不算話呢!那麼,以後怎麼處世做人。俗話說:殺人不過頭點地。於是折回,愿賭服輸,願意輸掉自己項上的人頭。世尊說:「我佛法中,只有剃頭,沒有殺頭。」梵志為感佛恩,遂從佛出家,成為大阿羅漢。因為他 非常地精勤地修行,得四辯才,觸問能答,故稱「答問第一」。

離婆多。譯為「星宿」,是他的母親向上蒼祈禱,因而生下了他,故名星宿,又名「假和合」。說到這裡,有一段有關星宿的因緣。有一天晚上,他夜宿在一個亭子裡,朦朧中忽然見到一個小鬼,背著一具死屍向亭裡奔來,後面尾隨著一個大鬼也奔向亭裡,想要搶奪這具死屍。兩個鬼為了爭奪這具屍體,僵持不下。這時,正好見到亭子內,有一個人躲在角落。於是,就請他來評理。他暗自思忖:如果,依理來判的話,這具死屍應判給小鬼。若真判給了小鬼,那麼必為大鬼所害。如果枉理而判,難免還是會遭小鬼所害。既然如此,我還是依理而說。於是,他對大鬼說,我看見這具死屍是小鬼背來的,應該屬於小鬼的。大鬼一聽之下,勃然大怒,就把他的手和腳,硬生生地給扯了下來吃了。小鬼見狀,就將死屍身上的手腳取下,為他接上後,也長揚而去。

第二天早上,他醒來後,發覺自己身上的手腳不是自己的。因而為了這件事情煩惱異常。他懷疑這個身體不是自己。如果這個身體是我,我親眼看見手腳被大鬼吃掉了,怎麼身上還有手腳;他又想,如果這個身體是他人的身子,為什麼接上去的手腳,能隨我而行動呢?他想來想去,無法想通這個問題。於是,逢人便問:「你看到我的手和腳嗎?」可是,都沒有答案。途中,遇到了一個出家人,他同樣地問他這個問題。出家人回答道:「本是他遺體,漸假和合用,非我有也。」身本來就是「假和而有」,哪裡有「我」!他聽了這位僧人所說的話,悟到了人身是四大假和而有的,只是緣聚則有,緣散則滅而已,哪裡真有我的存在!遂證得道果,入心無倒亂。故云:「無倒亂第一」。

周利槃陀伽,譯為「繼道」。其兄周利,譯為「大路邊」。槃陀伽,中譯為繼道。因為西域的風俗,婦人臨產要回娘家。他們兄弟二人,都是在他們的母親回娘家的路上出生的,所以名為槃陀伽繼道隨兄從佛出家,因為他的根性魯鈍,雖然出家很多年了,僅僅教他誦半句偈:「守口攝意身莫犯,如是行者得度世。」他竟然誦了一百天,還是得前遺後,或是念了後面忘了前面。由於資質太笨了,他的兄長只得叫他還俗,不要出家了。他哭泣著,不肯離去。佛陀看到這種情形,很悲憫他。於是,教他念「掃帚」二字。若能好好地念誦,即可用這把無相掃帚,將心中的塵垢煩惱,掃得乾乾淨淨。由於,他精進不懈,三七日即證得阿羅漢果 ,具足辯才,「義持第一」。可見得,修行不怕根性魯鈍,只怕不肯發心。如果真的發心向道,必定有成,就像周利槃陀伽一樣,只須三七日就能成就道果。所謂:「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阿難陀,譯為「慶喜」,佛之堂弟,白飯王的第二太子。佛成道日出生,所以舉國歡慶。又聞王弟生子,故字曰「慶喜」;又云:「無染」,隨佛入天宮說法,心無染故。二十歲時,佛度他出家。而他出家的條件,就是要求佛陀能將二十年所說之法,重新為他宣說一遍,他都能完全記下。故迦葉讚歎說:「佛法大海水,流入阿難心。」故阿難是佛諸弟子中,「多聞第一」。當時,佛不為女眾弟子剃度出家,而阿難為了女子出家,特向佛陀啟請。佛才立了「八敬法」的規矩,允許女子出家當比丘尼。故出家的女眾應感謝阿難尊者。

羅睺羅(佛的太子),譯為「覆障」,即障礙之意;有障自、障佛、障母三種意義。一、障自者。因為過去生中,曾經將老鼠出入的洞口封住,不讓它出入,達六日之久,故感報應在母親的肚子裡,懷胎六年,才得以出生,故說「障自」。二、障佛者。佛為太子時,第四次出遊,見比丘僧為度生老病死之苦。回宮之後,即向父王請願出家。淨飯王聞言,淚流滿面,對他說:「阿斯陀先人的預言應驗了」。第二天,到了太子的宮殿,勸太子說:「你若有了小孩,就允許你出家。」太子,以手指著耶輸夫人的肚子,然後默禱:「請快懷孕」。太子妃,耶輸一驚之下,即覺有孕,太子故而得允出家。為此,佛不能早速出家,故云「障佛」。

說到這裡,而有人質疑:「佛與耶輸僅為名字夫妻,未行夫妻之實,何以有子?」答:「六欲天人,並無男女欲事,只要彼此握手,或一頻一笑,即可受孕。況且太子精誠地祝禱,所謂一切法唯心。」

我們知道宋朝大書法家——趙子昂,畫馬堪稱一絕;他為了畫八駿圖,日夜思馬活動的形狀,結果夢中變成了馬。當他的夫人,掀開帳幔時,看見床上居然臥躺著一匹馬,而驚嚇地昏厥過去,這才令趙子昂從夢中驚醒過來。因此,他感悟到「心作心是」的道理——若能日夜思佛,就能成佛。從此以後,他再也不畫馬,而改畫佛像。所以,他也成為當代畫佛像的名家。三、障母者。太子於佛出家後六年,才出生。因此,流言蜚短,對於耶輸夫人的名節,惡聲盈路。淨飯王懷疑耶輸私行不良,憤欲殺之。耶輸自信潔白,為了昭雪不白之冤,求王設一火坑。誓言:「我若私德不正,則母子俱焚。如果,真是希達多太子的骨肉,上天可以為我作證。」說著,就抱著兒子投入火坑殉職。結果,熊熊的烈火化成了蓮花,拖著耶輸母子,安然無恙。經過了這場的驗證之後,國人這才相信耶輸的清白,從此不再惡言毀謗。所以說「障母」。佛成道後,度羅睺羅出家,他是佛弟子中,「密行第一」。經云:「羅睺羅密行,唯佛能之,餘者不知。」密,是神秘、深密的意思,不是秘密。

憍梵波提,譯為「牛呞」。牛呞尊者,由於宿世惡口,感此餘報。呞,是牛口哨動的樣子。尊者,過去生中為沙彌時,他看到一位沒有牙齒的老僧在念佛,譏笑他念佛的樣子,就好像牛在吃草一樣;他不知道,這位老和尚已證了阿羅漢果。老和尚告訴他:「你譏笑出家人有罪,死後墮五百世為牛。」雖然,他今世出家證果了,但餘報未盡。他的嘴巴經常蠕動,就如同牛不時地蠕動它的嘴巴一樣,所以稱為「牛呞尊者」。從這一則公案中,我們就要提取教訓,不要隨意地輕視出家人,尤其是證果的聖人。佛陀恐世人,以貌取人,見了尊者的形貌,而不知道觀德,唯恐世人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造了口業,而致受報。於是令他居住在天上,受諸天的敬奉供養。故在佛的諸弟子中,是「天供養第一」。

賓頭盧頗羅墮。前面三個字,譯為「不動」;頗羅墮,譯為「利根」。不動是「名」,利根是「姓」。這位尊者,根性最利,不為外境所動,故以此為名。過去生中,樹提長者,將缽放置在一根竹竿上,插在土裡,對大眾說:「誰有本事,能顯神通拿到這個缽,這個缽就歸他所有。」尊者就顯神通取得了缽。結果,受佛的呵斥,責怪他亂顯神通,迷惑眾生。當下,斥責他不取入滅,留下這個身,應末世的眾生供養,使世人能廣植福田。故在佛的諸弟子中是「福田第一」。

迦留陀夷,身形粗黑有光,中譯為「黑光」。由於宿世裸體在佛前燃燈,感得的果報。在佛前裸體,是為不敬,故感的身體粗黑,但因為燃燈供佛,感全身發光。佛說一切相都是「因果感應」的法則,造什麼因,就得什麼果,因果報應,絲毫不爽。了解這個道理之後,我們三寶弟子,在佛前燃香禮拜,要著重禮節,不可輕佻疏忽。我們應以為戒。這位尊者身黑有光,夜行不須點燈,人見驚之。故佛陀禁止弟子夜行。尊者,為佛陀的使者,善於教化,故在弟子中,「教化第一」。

摩訶劫賓那,譯為「房宿」。房宿,是星宿的名字,乃二八宿中,第四宿也。由於父母祈禱星宿而生下了他,故以此為名。初出家的時候,途中遇雨,寄宿在陶舍。佛知道他的善根因緣成熟了,故而化為一比丘,也前來求宿。是夜,為他說法。後來他皈依佛,隨佛學法,得證道果。在諸弟子中,能知天文星宿變化的現象,故為「星宿第一」。

薄拘羅,中譯為「善容」,即顏貌嚴肅端正。因為過去世中,曾經施捨一個很特殊的果子,救了一位病僧。因此感得「五不死」的果報。什麼是五不死的果報?尊者出生時,就像一塊血肉,父母見狀,大吃一驚,以為生的是一個怪物。於是,用火燒他,燒不死,是「一不死」;接著就將他丟進鍋子裡煮,無論怎麼煮燙,也煮燙不死,是「二不死」。他們乾脆就把他投進水中,企圖淹死他,可惜也沒淹死,是「三不死」。他沒淹死,後來被大魚給吃了,但是也沒被魚所消化掉,是「四不死」。這條大魚被人捕獲,當漁夫用刀開腸破肚時,發現魚肚中有人,也沒被刀切死,是「五不死」。為什麼他經過了這五種的劫難而能不死?因為過去生中,嚴持不殺戒,故而感得九十一劫長壽,享受一百六十歲,是佛弟子中,「壽命第一」。

阿耨樓馱。在《楞嚴經》稱之為阿那律陀,譯為「無貧」。因為過去生中,在飢餓的時候,曾以自己所食的米糠布施給一位辟支佛。因此感得很大的福報,曾七生天上為天王,七生人間為人王,而且生生世世,所求皆能如願,乃至九十一劫,不受貧苦。此尊者,性好睡。每聞佛法時,就會昏沉。佛呵斥他:「螺螄蚌蛤類,一睡一千年,不聞佛名字。」尊者被呵斥後,唯恐墮落,因此發奮精進。經七天七夜,眼不交睫,沒有閉眼,最後雙眼失眠。佛憐憫他這麼精進,於是教他修持「樂見照明金剛三昧」,不久得天眼通,能觀大千世界如掌中之果。為佛弟子中,「天眼第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