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記(22)
著作者:趙宇威
October 2013
 

【解】彌陀當來成佛,現居等覺,以究竟嚴淨佛國為要務,故列次。

 

這一兩段的要解,所表列聲聞菩薩眾等的次序,是具有深層的意義。「彌勒」,是梵語,此云「慈氏」。慈氏是姓,本名「阿逸多」,中譯即「無能勝」的意思。為何稱為慈氏?因過去生中,生生世世修行,曾有一世,遇佛而發心出家,修得慈心三昧;又有一世,為慈育國王,慈心救世,國人稱為慈氏。又在一世中,曾為婆羅門,號一切智,修行慈行八千年。且於弗沙佛時,與釋迦如來,同發菩提心,常習慈定。因為有以上種種的因緣,故合稱為「慈氏」。

《悲華經》記載:「慈氏菩薩,發願於刀兵劫中,擁護眾生。」此慈德應世,悲心救劫,這位菩薩的慈心無人能比,故曰「無能勝」。彌勒菩薩,當來成佛,現居兜率天內院,為補位佛;為賢劫中,後繼釋迦佛,而為第五尊佛。彌勒菩薩,將於第十減劫,人命八萬歲時,下生人間,於龍華樹下成道,所謂「龍華三會」,度上中下根眾生。

以究竟嚴淨佛國為要務」者。意即幫助眾生斷惑,證真如自性,見自性佛。關鍵是如何才能莊嚴佛國淨土呢?我們在迴向偈裡,常念「願以此功德,莊嚴佛淨土」。莊嚴淨土,不是用口來莊嚴,口誦嘴念,那只是表面的莊嚴,不具實質的利益;莊嚴國土,也不是用鮮花水果,或幢幡寶蓋來莊嚴,這些都是事相上的一種形式。真正的莊嚴,是要以真實的功德來莊嚴。功德不是靠著誦經、念佛,或持咒、拜懺就能修得,必須從這些佛事中去悟,所謂「悟中去做,做中去悟。」如果,僅僅有口而無心地作這些佛事,終究也是枉然,所得的只是人天有漏的福德而已,並非功德;唯有真實的功德,才能了生脫死,出三界六道,不入生死輪迴的煩惱。

功德如何修呢?我們六根接觸六塵境界,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也不執著,以清淨心,修一切的善,要做到「作而無作」;換句話說,凡事要善盡自己應盡的本分,沒有任何貪求的念頭,誠如《中庸》所說的「君子素位而行,不願乎其外,素富貴,行乎富貴;素貧賤,行乎貧賤;……素患難,行乎患患。無入而自得焉」。意思是說,我們要隨緣盡分,做好自己本分的事,不要攀緣,不做與自己份內無關的事情。什麼是自己本分的事情?例如,富貴中人,就要懂得財富取之於社會,就要用之於社會,要修善布施,濟貧扶弱,多做公益,來回饋社會;而貧賤的人,不要自怨自艾,必須安貧樂道,了解因果的道理,存養善心,不可奢想發財;居患難時,也不要怨天尤人,自暴自棄,要能善解,眼前的一切困厄,都是老天爺在磨礪我們的心志,消除我們的業障。因此,我們更應該,逆來順受,藉此修身養性,成就自己的人格。這就是儒家所說的「無入而自得焉」。同時,我們要學古人所說的「行所當行,行過便休」。對於我們所作一切事物結果的好壞,一概不放在心上。

古德教導我們,「不是有心息妄想,只是無緣可思量。」如果,能以這種心態來修學佛道,心無分別、取捨、得失的念頭,則做一切佛事,如誦經、念佛、參禪、禮拜,才能得到真實的受用。如此誦經,才能心開意解,念佛才能得一心的境界。果然如此,就有無量的功德。然後,我們以此迴向西方極樂世界,才能速證無生,早證菩提覺道,這才稱得上「莊嚴佛淨土」。否則,只是做作表面的功夫,流於形式而已,並非真正的修行。

彌勒菩薩,在梁武帝時,曾化為大士,最受帝的尊敬。在五代時,又化身布袋和尚,托缽化緣在浙江奉化一帶,教化眾生。他時常自語:「是非憎愛世偏多,仔細思量耐我何?寬卻肚皮須忍辱,豁開心地任從他。」他還說修忍辱,至少要到「唾面自乾」,才算有功夫。

其實,諸佛菩薩,時時都在我們的身邊,護佑我們。只是我們凡夫世人,肉眼凡胎,看不見罷了。諸佛菩薩,雖有心教化我們、護佑我們,關鍵是我們想不想要他們的護佑與加持?至於如何才能得到佛菩薩的加持與護佑呢?只要我們心地清淨善良,有慈悲心,肯幫助人遠離貪嗔癡慢等煩惱,願意放下是非人我之名利心,能時時存好心、說好話、做好人、行好事,便能處處得佛菩薩的護佑。

經云:「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眾生心垢淨,菩薩影現中。」我們之所以不能感得佛菩薩的庇佑,最重要的關鍵是,我們名利熏心,自私自利,又貪圖享樂,常常糾葛於是非人我之中,攪得這念心不清淨,有嚴重的情執,例如,貪圖世間的五欲六塵、名聞利養等等,這些都是障道的因緣,所以不得佛菩薩的護念。等到有一天,我們的這一念心清淨了,念念都能為眾生著想,以助人為樂,且無自己一念之私,常常以佛為緣,常學佛行,心地慈悲,就能與佛菩薩感應道交。到那時,佛菩薩不來而來,時時都在我們的左右,護念我們。所以說:「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能不能與佛菩薩相應,在於我們自己本身,而不在於佛菩薩。

有人時常抱怨,佛菩薩不靈,不保佑他。我們要知道,佛菩薩不保佑我們,不能怪佛菩薩不慈悲、不靈驗,要怪的話,只能怪我們自己不慈悲,從來也不懂得布施,幫助他人,與人廣結善緣,一昧地只想佔人的便宜,一點虧也不肯吃。像這種自私自利的心,貪得無厭的念頭,如何能與佛菩薩感應道交,得佛菩薩的護念呢!

我們要了解,佛菩薩只會增長世人的善心、慈念,絕不會成就世人的貪念,增長我們的慾望。因此,心地善良慈悲,能處處為人的人,才能與佛感應,得佛力的庇佑與護念。學佛要懂得道理,才能改善自己錯誤的思想、觀念與行為,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做好人還不行,要做一個「完人」。佛就是一個德智具足的完人,猶如太虛大師所說的「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則佛成,是為真現實。

 

【解】不休息者,礦劫修行,不暫停故,常精進者,自利利他,無疲倦故。

 

菩薩修行證果,所謂「因地法行」,都要經過無數劫長時的熏修,無有一日間斷。所以,經云:「菩薩善根,唯一精進。」今天,我們有緣能在此共修念佛、聽經聞法,可以說是,過去生中,都是佛道中人,都是深具善根、福德的人。所以,這一世才能遇到佛法,心生歡喜。只可惜,我們宿世修行,退多進少,沒有成就,就連「初果」須陀洹,都沒能證得,故生生世世流轉在六道之中,受生死煩惱之苦。如果,已證初果須陀洹,那麼人間天上七次往返,就能證阿羅漢果,了脫生死,不入輪迴。故須陀洹果,又稱「見道位」。莫說我們還未證得阿羅漢的果位,即便證得了,佛還呵斥為「蕉芽敗種」,墮「無為坑」。

學佛的目的,是要成佛。成佛則須次第漸修,先斷見思煩惱,再斷塵沙惑,才能證得圓教初住位菩薩次第,後再經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菩薩四十一位次,入妙覺的果位,方能圓滿菩提。故說,成佛須無量劫的時間修行。這是約「通途」法門而言;依通途法門,修行成佛,是「難行道」,成佛不易。乾陀訶提菩薩,從遠劫修利他行,乃至今日,未曾暫停休息,所謂「世界無邊塵擾擾,眾生無數業茫茫,愛河無底浪滔滔。」此菩薩,精進修行,從不休息。常精進與不休息,意義相同。常精進菩薩,上求佛道以自利,下化眾生以利他,悲智雙運,無有疲倦懈怠,故名常精進菩薩。

 

【解】此等深位菩薩,必皆求生淨土,以不離見佛,不離聞法,不離親近供養眾僧,乃能速疾圓滿菩提故。

 

若以一般的聖道門來修學佛道,縱使證到了須陀洹果,或圓教初住菩薩位次,仍需三大阿僧祇劫的時間修習,才能成佛。無怪乎,學佛想要成佛,令人不可思議,覺得是遙不可及的事情。殊不知,淨土法門,是佛為了末世苦難的眾生,特別開啟的方便了義而又易行的法門。此法門,非但三根普被,而且帶業往生,一生成就,實在是不可思議的微妙法門。故為十方三世一切諸佛共同讚歎、共同護念的法門。

淨土念佛法門,上至等覺菩薩,下至販夫走卒,甚至造了地獄業因的罪夫,只要信願具足,能發懺悔心,一心念佛,臨終時,一念乃至十念,都能往生成佛。

佛說的淨土法門,將其四十九年所說的一切法,如大小偏圓權實頓漸,說得是圓融無礙。雖然說,法門平等,但眾生的根性有別,在悟理上有所不同,故而在佛法的修證上,仍有次第頓漸的差異。唯有念佛法門,不分男女老少、貧富貴賤,以及智愚閒忙等,只要深信發願念佛,臨終即得蒙佛慈悲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親遇蓮池海會,同證補處,與彌陀聖眾為伍,親聽佛陀演說微妙法門。西方世界,七寶宮殿,欄循樓閣,依正莊嚴,花鳥樹木,都會演說妙法。故往生者,皆能速證菩提,早成佛道。所以古德說:念佛法門是「行布不礙圓融,圓融不礙行布」,是理事圓融、性相不二,最微妙的法門。

什麼是行布不礙圓融,圓融不礙行布?意思是說,這一句佛號,含攝了三學六度;一切的教理、教義與行門,都在這一句佛號之中。一句「阿彌陀佛」,有戒、有定、有慧,同時也包含了布施、忍辱、精進與禪定,是萬法的「總持」。故《華嚴經》末後,善財童子參普賢大士。普賢菩薩還以「十大願王」,勸善財童子及華藏世界四十一位次的法身大士,都要發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以早證菩提,圓滿無上佛道。

本經開始序中,所列的四位菩薩,文殊菩薩、彌勒菩薩、乾陀訶提菩薩與常精進菩薩,象徵了非凡的意義。意指這些深位菩薩,位鄰極聖,深證等覺,已破四十一品無明,皆以求生淨土為要務,目的就是為了能不離三寶。從「事」上來說,是「大因緣」;若從「理」上而論,則是「秘密藏」,不可忽略。往生既能不離三寶,即是成佛的大因緣;常見佛聞法,能與諸上善人聚會,即能悟入佛之知見,佛知見,即三德密藏。若能證入三德密藏,就能速成正覺,圓滿菩提。

須知,能修學淨土法門的行者,皆是宿世善根,具有大智慧的人,如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薩,才懂得選擇淨土念佛法門。彌勒菩薩,是當來下生佛,意味淨土法門是佛說一切法的「總陀羅尼」法,無論哪一尊佛出現世間,都以弘揚淨土為要。再者,修學佛道,欲得成就,都必須勇猛精進,不能懈怠,如乾陀訶提菩薩與常精進菩薩一樣,如此才能位證極果,究竟佛位。

 

【經】及釋提桓因等,無量諸天大眾俱。

【解】釋提桓因,此云能為主,即忉利天王。等者,下等四王,上等夜摩、兜率、化樂、他化、色、無色、無量諸天也。大眾俱,謂十方天人、八部修羅、人非人等,無不與會,無非淨土法門所攝之機也。通序竟。

 

此次的彌陀法會參與者,不獨出世間的聖人,還有世間的天人。釋提桓因,譯為「能為主」,是忉利天的天王,未來成佛,號無著尊佛。「忉利」,譯為「三十三」;忉利天,即三十三天,是欲界天的第二天,在須彌山頂,廣八萬由旬。迦葉佛時,有一女子,發心修塔,遇到三十二人同願發心,一起來修建塔廟,故而感得此報,生為忉利天王,其餘三十二人,則各自分別為四天王主。

四天王天,共有三十二天,在須彌山腰。東方持國天王、南方增長天王、西方廣目天王、北方多聞天王。此四天王,各領八部鬼神,護持世間,是忉利天的外臣。忉利四王,皆地居天,依地而居;夜摩以上,乃空居天,依雲而住。夜摩,譯為「時分」,以蓮花開合,即知晝夜,故稱「時分」。夜摩天以上,有兜率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此界為欲界天,有男女之欲。兜率天,譯為「知足」,以五欲知足故。兜率有內外院之分;內院為菩薩所居,三災不及。彌勒菩薩就在兜率內院修行,等龍華三會時,降生度眾;外院為天人所居,有三災。化樂天天人,能變化五欲而娛樂,故稱「化樂」。他化自在天的天人,奪他五欲而供自己享樂。此為欲界六天,以五欲為界,故名「欲界天」。

欲界天,上有色界十八梵天。梵者,「淨」也。此十八天中,無五欲之樂,以清淨色,禪定為樂,又名「四禪天」:初禪、二禪、三禪,各有三天,四禪有九天。四禪天,除了三天之外,加上外道(無想)天,五不還天(為已證二果、三果之聖人所居),合為十八梵天。此界天,離欲清淨,自然化生,無有女人,以禪悅為食。

色界天以上,則是無色界天。無色界,顧名思義,是無「色蘊」,也就是沒有形相,但有「受想行識」四蘊。此界天,共有四空天,即「空處天、識處天、無所有處天,及非想非非想處天。」三界合計為二十八天。

「無量諸天」,指的是大千世界,四禪以下,諸天的數量無量。總的來說,參與此會的有十方天人,八部修羅。八部者,講的是護法八部:天、龍、夜叉、乾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譯為大蟒蛇),還有四天王所統的八部鬼神,即非人等無數,皆是淨土法門所攝之機。所以,此念佛法門,微妙不可思議,無機不收,能三根普被,平等得度。

有問:「天人龍鬼,皆見佛聞法,地獄一道,何以不列?」答:「六道升沈,在於持戒毀犯的輕重;見不見佛,在於修持佛法的緩急。換句話說,不持戒的人,造作重罪,報在三途,業障深重;地獄的眾生,造罪猶重,受極苦之報,故不得見佛聞法。」

 

【註解】

 一、乾達婆:帝釋的樂神,以香為食,故稱香陰。

 二、阿修羅:譯為「無端正」,男醜女美。

 三、迦樓羅:譯為「金翅鳥」,一舉能飛萬里,以龍為食。

 四、緊那羅:疑人非人似人,頭上有角,也是帝釋的樂神。

 

【解】發起序也,淨土妙門,不可思議。無人能問,佛自倡依正名字為發起,又佛智鉴機無謬。見此大眾,應聞淨土妙門而獲四益,故不俟問,便自發起。如梵網經下卷,自倡位號云,我今盧舍那等。智者判作發起序,例可知也。

 

佛講經說法,一定有「信、聞、時、主、處、眾」等六種成就,也就是經文一開始所說的「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俱。」有了這幾句話,就表示這部經是佛所說,而非他人杜撰。就如同現代人集會,必須具備六種因素:主席、時間、地點、與會人士、議題及會議記錄等;有了這些組成的元素,就能召信大眾。故這六種成就,稱為「通序」。

除此之外,每部經的發起因緣,各不相同,故稱「發起序」,或為「別序」,所謂「法不孤起,起必有緣。」其他的經,都是弟子起了疑惑,向佛請示,佛為其釋疑解惑。然而,本經至為深妙,無人能問,就連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及菩薩眾中的文殊師利菩薩,也問不出來。所以,佛「無問自說」。

淨土法門何以稱妙?因為只要持此六字名號,即能橫超三界,一生平等成佛,故說「念佛是因,成佛是果」,任誰也無法想像,此名號的功德利益,如此不可思議。經云:念佛法門,唯佛與佛方能究竟。所以,淨土法門是不可思議法門。

佛以妙觀察智,觀眾生因緣成熟,不問自說,倡佛之本懷,為眾生說淨土法門,令一切有情的眾生,皆能獲四種利益,故稱之為「四悉檀」。

「悉」,是「普遍」的意思;「壇」,是「布施」。「四悉檀」,指的是「世界悉壇」、「為人悉壇」、「對治悉壇」、「第一義悉壇」。

一、世界悉壇:「世」,是「時間」,三十年為一世;「界」,指的是「空間」。「世界」,即指盡虛空、遍法界。也就是說,以法布施,普遍讓一切的眾生,都能明白宇宙人生事實的真相,使其不迷惑顛倒,心得輕安,生歡喜心;

二、為人悉壇:佛說法,都是應機而說,才能令眾生破疑生信,進而破迷開悟,斷惡修善。例如,今日社會風氣敗壞,人心不古,人民缺乏倫理道德的觀念,致使偷盜淫妄,無所不為,導致治亂不安。在這種氛圍之下,必須說四維八德,因果報應的道理,才能令眾生生善;

三、對治悉壇:說法對治眾生的毛病,使其能夠斷惡。例如,慳貪、吝嗇的人,就教他們布施,勸其多行善,以免沉淪惡道受報;

四、第一義悉壇:佛說法,令眾生能悟「中道實相」之理,以證菩提道果。

前三種,屬於世間法;第四種,是出世間法。而此處佛為大眾介紹淨土法門,說西方有極樂世界,依正莊嚴,諸上善人聚會一處,六塵說法,使人心生歡喜,是為「世界悉壇」。修此法門,只要執持名號,有信有願,即能得生善的利益;往生淨土,這是善根福德圓滿現前,是為「為人悉壇」。以真誠心,一心專念,萬緣放下,身口意三業,不再造作,佛號念念不斷;煩惱若起現行,立即用這一句佛號對治,將煩惱伏住,不讓它起現行,這就是「對治悉壇」。念佛功夫,日久功深,念到功夫成片,或一心不亂,則蒙佛接引往生淨土,豁悟實相第一義諦,是謂「第一義悉壇」。

《梵網戒經》有偈曰:「我今盧舍那,方坐蓮花台,周匝千華上,復現千釋迦。智者大師,引述此偈,判作「序分」,乃獨到之見。因為,佛未經啟請,就把自己的地位、名號說出來。於此處的經文很接近,故判為「發起序」。

 

【經】爾時,佛告長老舍利弗,從是西方過十萬億佛土,有世界名曰極樂,其土有佛,號阿彌陀,今現在說法。

【解】淨土法門,三根普攝,絕待圓融,不可思議。圓收圓超一切法門,甚深難信。故特告大智慧者,非第一智慧,不能直下無疑。

 

淨土法門,收機最廣,對於上、中、下根器的眾生,都能接引。上上根如文殊普賢等,等覺菩薩,都能受益;下至一般的販夫走卒,甚而造五逆十惡,死後就要墮阿鼻地獄的眾生,也都有份。只要發大懺悔心,信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就能蒙佛慈悲接引,往生佛國,是真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法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