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講記(31)
著作者:趙宇威
March 2015
 

【經】舍利弗,極樂國土,成就如是功德莊嚴。

 

往生西方世界的人,都是受彌陀願力的加持,帶業往生的。若按一般通途的法門,想要了生脫死,永出輪迴,就必須斷惑證真,破除見思煩惱,才能證阿羅漢的果位。但念佛人,煩惑未斷,只須靠念佛的功夫,暫時伏住煩惱,猶如石頭壓草,無需斷根,暫時不讓雜草生出即可。就憑這個功夫,就能受佛力的照住,往生極樂。

到了西方淨土,即能圓登四土,位證三不退,一身補處,具有七地菩薩的神通道力,且可隨意往來十方國土,上供諸佛聞法,下度眾生,誠如《觀無量壽佛經》所說,凡往生者,與佛的能力幾乎相同。欲食之時,百味飲食,自然化前;食已,則自然化去。又手中常出衣服飲食,幢幡寶蓋,一切音樂,供養於佛。所以,西方世界,種種莊嚴,乃十方世界所無。

 

【經】復次舍利弗,彼國常有種種奇妙雜色之鳥,白鶴、孔雀、鸚鵡、舍利、迦陵頻珈,共命之鳥。是諸眾鳥,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其音演唱,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如是等法。其土眾生,聞是音已,皆悉念佛、念佛、念僧。

 

這一段經文,描述西方極樂世界的人,能任運自在,隨意修行。不像此方世界的眾生,把讀書、學習,當成苦差事。學生每天一大早起床,晚上十點多才補習回家;到了家,還要準備明天的考試。每天不到凌晨一點,有時很難上床休息;小孩辛苦,大人也跟著受罪。即便是放寒暑假,早上還得到學校上輔導課,下午也要上補習班,補體育、畫畫、鋼琴、小提琴等課外藝能的加強班。一年到頭,為了功課,壓得連氣都喘不過來。大人為了小孩的教育費,操心不說;除了自己上班外,還要接送小孩上下課、買菜、做家事等。常常搞的是人仰馬翻,痛苦不堪。最後,能不能考上理想的學校,還沒有把握。我們試想,活在娑婆世界的眾生,無論是學生,或者是作家長的,苦不苦?無怪乎,現今大人或是小孩,得抑郁症的比例,越來越多。

世人都喜歡鳥,很羨慕鳥能夠自由自在地在天空翱翔,尤其是羽毛奇異,顏色鮮豔各種形色的鳥。阿彌陀佛,知道眾生的心理。故而,在極樂世界,變化了許多鳥來說法,讓大家可以隨意聽法、學習,毫無拘束、壓力。阿彌陀佛,以他的神力,變現種種奇妙雜色之鳥。這些鳥的形狀非常特殊,羽毛光彩,形形色色,多而且美,稀世少有,所以說奇。而牠們的音聲,更能演說妙法;大家想聽什麼法,牠就說什麼法,一切大小乘法,如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等,包括一切諸佛所說之法,皆能演說,使人聽了之後,心得輕安,無有雜念,念念都不忘念佛、念法、念僧;能使我們的這一念心在「正念」之中,即是修行。

佛法僧是三寶。我們說念三寶,不只是口頭上的稱念、讚歎而已;口頭上的稱念,只是一種形式上的稱念。如果,不懂得什麼叫做「念三寶」,將佛法真實的意義,落實在日常生活上,那就屬於表面修行的功夫。表面的修行功夫,是得不到佛法真實的受用與利益。

佛法不但重形式,更重實質;實質是什麼?實質,就是修心。所以,真正念三寶,是要我們明白「佛法僧」的意義,學習三寶對我們的教誨,並確實地去力行。能「解行相應」,才能得佛法的利益,最後才能契入佛的境界。

談到「念佛」,什麼是念佛?坦白說,許多人不懂得什麼才是真念佛;以為念佛,就是口頭稱念佛的名號而已。若口裡念佛,心裡沒有佛,那僅僅只是表面的功夫。如此念佛,無法與佛產生感應。所以,念佛很多年了,這念心還是很亂,定不下來。

所謂的念佛,即是「念心」;念佛人的心裡,要有「佛」才行。什麼是心裡有佛?也就是,念佛人的這念心,透過念佛的法門,要保持這念心,清淨無染,要能覺悟,不為世間的五欲六塵所迷惑,故而心隨境轉,追逐於名聞利養,聲色貨利之中,造作了許多惡業。

所以說,念佛念心。念佛的目的,就是要我們的這念心,能「覺而不迷」,時時回頭檢討,迴光返照。透過念佛的方法,將雜亂不羈的心,能沉澱下來,安住在佛念之上,使我們的這念心,不起妄動,不生分別、執著;當妄念一起,立即能以這句佛號將它伏住,直到妄念止息為止。

如果,念佛人的這念心,清淨無染,能放下萬緣,不再計較外塵境緣的是非、美醜、吉凶、禍福。這念心住在「正念」之中;也就是說,這念心能念念是佛,佛不離口,口不離心,能「心口一如」,即能與佛感應道交了。否則,口裡念佛,心中不覺,內心還夾雜著是非人我、愛憎喜怒等,分別的情執。這種「口是心非」地念佛,只是循聲口誦而已,不是真正地念佛。所以,古德說:「口念彌陀心散亂,喊破喉嚨也枉然」。如此念佛的話,只是徒具念佛的樣子而已,不是真念佛。

很可惜,大多數念佛人,念佛的方式,就是屬於這一類。所以,至今念佛這麼久了,功夫還是不能長進;念佛的這念心,仍然還很散亂,不能集中心力,好好地念佛。

如果,明白了「佛」的意義,能覺悟「實相」的道理,當下看破放下,這念心就清淨無染了;心清淨無染,就自在無惱。所以,念佛不是口中佛號聲,念念不斷,而心裡不悟。所謂「無念念即正」,這念心達到清淨無念,就能與虛空法界,合為一體。雖然,口中沒有念佛,也是念佛。

法,是「正知正見」。「念法」,是念念不忘,正知正見,牠是大海迷航中的羅盤,牠能幫助我們,遠離貪嗔癡慢,不為邪思邪見所惑,以致迷失了自性,使身口意造作了一切的善、惡業;牠能指引我們,了脫生死的煩惱,離苦得樂,是幫助我們轉凡成聖的燈塔。「種善因得善果,造惡因受惡報」,講的是世間的善惡因果;世間的善,仍然無法出離三界。若造惡因,則報在三途,要受無盡生死的苦難,更是淒涼。唯有如來的正教,才能使我們破迷開悟,了生脫死,離真正的苦,得究竟的樂。

所以「念法」者,是念念能「正而不邪」,不為邪思所擾。故六祖說:「正見名出世,邪見名世間」。因為邪思邪見的人,心中念念都是貪嗔癡慢,七情五欲,所以不能離開三界六道的束縛;也就是說,以輪迴的心,所造的就是輪迴業,果報就在三界之中。

所謂的「念法」,不是要我們天天讀誦經文,卻不明經義,或研讀經教,而不能將佛法的道理,落實在日常生活之中。若是如此,即為經文所轉。如果為經所轉,那麼充其量,也只是個「知解宗徒」,明白經文中的一些名相而已。這種修學的方式,與真正的修行辦道無關。念法的意思,是正而不邪。須知,讀經的目的,在於修「定」,因定而開慧。研教是要我們明白經教的意趣;明白了道理,才能在日常生活中,運用無礙,頭頭是道,左右逢源。

「念僧」,是念念「淨而不染」,不為環境所污染、所動搖;外在的境緣,五花八門,無非都是聲色貨利、名聞利養。這些都是魔軍,試圖來擾亂我們的正念,想要引誘我們,破壞我們的道心,使我們墮落。如果,我們不能通過魔考,就會隨境生心,望風披靡了。於是,在順境中,沉迷於奢侈糜爛之中,不知節制,為了貪圖享樂,往往竭盡貪取之能事,以致目空無人,得意忘形。當逆境現前時,即起嗔恚,怨天尤人,煩惱不斷,故而時時都在造業;造業就要受報,果報非常的淒涼。

如果,能明了「萬法皆空」的道理;一切法,都是自性所生法,無有一法可得,一切相無非都是業因果報,相續存在的幻相,是畢竟空、無所有、不可得。須知,自性涅槃,本來清淨,一塵不染,一切世間的森羅萬象,都是一念不覺而產生的妄覺而已。

若能一念迴光,覺悟過來,了知萬法空性,不為境界所迷,即能不取於相,如如不動。那麼,於一切境緣現前時,就能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這一念心,不攀緣,能安住在正定之中,澄淨無染,就是「念僧」。

所以,當我們看到出家人,讚歎出家眾時,就在提示我們,出家人代表佛法的形象,他們是代佛弘法,續佛慧命;也就是要我們的這一念心,能和他們一樣,淨而不染,長養菩提的道心。若能了解這一層意義,才是真正的「念僧」。

 

【解】種種奇妙雜色,言多且美也。下略出六種。舍利,舊云鶖鷺。琦禪師云是春鶯。或然,迦陵頻迦,此云妙香。未出殼時,音超眾鳥。共命,一身兩頭,識別報同。此二種,西竺雪山等處有之。皆寄此間愛賞者,言其似而已。六時出音,則知淨土不以鳥棲為夜。良以蓮花託生之身。本無昏睡,不假夜臥也。五根等者,三十七道品也。所謂四念處,一身念處、二受念處、三心念處、四法念處。

 

種種雜色之鳥,指的是鳥的種類很多。以下略舉六種:「白鶴」、「孔雀」、「鸚鵡」,這三種鳥,大家都很熟悉,無需介紹。「舍利」,中譯為「鶖鷲」。宋朝禪師說是「春鶯」;或許是,但未能確定。「迦陵頻迦」,是梵語,譯為「妙音」。牠還未出殼時,即能發出悅耳的妙音,就連天上的樂師,都不能彈奏如此絕妙的音聲。唯除如來的音聲之外,無人能比;牠的音聲之美,聲超眾鳥。「共命」,是一身兩頭之鳥;有兩個神識,但報命相同。這種鳥相傳生長在喜馬拉雅山。

為了迎合世人喜歡花鳥的習性,故阿彌陀佛,以神力變現百寶色鳥,供人欣賞;且西方世界的鳥,和鳴哀雅,常常念佛、念法、念僧,讚歎三寶,且為往生者說法,晝夜六時,出和雅音,從不間斷,不像此土的鳥,夜棲而晝鳴。極樂世界的眾生,皆是蓮花化生,本來就沒有睡眠,也無需飲食,同鳥一樣。

在此方娑婆世界,真正有功夫的人,平時涵養身心,修身養性,妄念少,精神消耗的也少,經常靜坐養神,所謂「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所以,人常在定中,精神飽滿,神識清楚,對外在的動靜,了然於心。每天的睡眠,最多四個小時。反觀現在的人,每天睡眠八小時,還嫌不夠,將大好時光都浪費掉了。往往晚睡晚起,日夜顛倒,像這種情形,生活如何正常?生活不正常,身心又如何健康?

五根等者,三十七道品」,這一句是總說。經中只提到「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四種,而三十七道品,總共有七科。蕅益大師,把其餘三種,也一併說出;這三種是「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通常我們只知道三十七道品,是小乘法。而往生極樂的行者,都是大乘根性之人,為何在此演說不對機之法呢?

其實,三十七道品,說是小乘之法,但亦通大乘。龍樹菩薩在《大智度論》中說:「三十七道品,無所不攝,即是無量道品」。也就是說,三十七道品,包含了整個大乘佛法。佛法,是「不二」之法;這不二之法,謂之「佛性」。因為,大乘法是建立在小乘佛法的基礎上;沒有小乘佛法的基礎及落實,就沒有大乘佛法的圓頓!如三無漏學——戒定慧,是小乘佛法的基礎,是世出世間的大法。如果沒有「戒」作為根本,何來的「定」!若沒有定的功夫,又怎能開「慧」?所以,「因戒生定,因定開慧」。一切道業的成就,必須以戒為根本,所謂「本立而道生」。所以,經云:「戒是無上菩提本」。然「戒定慧」,是即一即三,即三即一;佛法是「一」法,不是二法、三法。

「四念處」,屬於「觀智」,講的是宇宙的人生觀。而世人對人生的看法有迷、有悟。「念」,是智慧的觀察,不是念頭;「處」,是所觀的境界。此四念處、四正勤、四如意足,對初機者來說,有很大的幫助。

一般來說,修學很久,但是講到念佛、參禪、持咒等修定的功夫時,仍不得力。這是什麼原因?主要的關鍵,就是對此三門功課實質的內容疏忽了;也就是說,對宇宙人生觀,缺乏進一步的了解,所以不懂得要斷惡修善。我們必須明白,斷惡修善,是消除業障,廣植德本,屬於修福;業障消,智慧才能增長。有了智慧,才能成就道業。這三科,就是教導我們,了解宇宙人生事實的真相。然後,進一步才能看破放下,斷惡修善。沒有這一層的功夫,即無法消除業障。若業障太重,就會障礙我們修學的道路。於是,在菩提道上,就會進少退多,無法精進。不論我們修學何種法門,都不能得力。就如同修念佛法門一樣,念佛法門固然殊勝,只要好好念佛,即得往生。但是,念佛人若只會念佛,卻沒有一顆慈悲的心,不相信因果,待人處事,不知節度,不能符合禮節,那麼念佛的功夫就不能得力。如同老和尚所說的,念佛求往生,首先要做好三個根本。如此,念佛才能往生。

既然,這三科如此的重要,為何佛在本經,跳過不說,而直接從五根五力說起?因為,能往生西方的行者,這三科基本上都已經修過了。我們試想:如果不能看破放下,何以能捨下娑婆世界而發願求生西方淨土?!所以,簡略不說。往生的行者,到了西方極樂世界,直接就從五根五力修起。但是,這三科對於尚未往生的初學者來說,就有說明學習的必要!

四念處,講的是:一、觀身不淨,二、觀受是苦,三、觀心無常,四、觀法無我。今略說如下:

一、觀身不淨:修行人應該知道,身是四大五蘊假和而有的,不是真的,所以不要貪戀這個身體。身體是依報,是由「皮毛齒骨膿血尿屎淚汗唾液」等不淨之物所組成的。人除了表面的一張皮好看之外,皮的下面,是一片血肉模糊,慘不忍睹。有什麼好眷戀、貪愛的?我們應該看清楚事實的真相,放下身心世界,不要再為這個軀體操心煩惱。我們應該藉假修真,不要再造作諸業,故而繼續受報於六道之中。除了我們身體以外的世界,也是依報。這個世界不淨,也是污穢不堪。例如,大地遭到了史無前例的破壞,如濫墾、濫觴、濫建的結果,大自然被破壞的情況,已嚴重地造成了整個地球生態的失衡,使得其他的生物逐漸失去了棲息之地,以致許多動植物頻臨絕種,且以最快的速度陸續地在擴大、消失之中。也因人類的貪婪與享受,不惜地大量製造廢氣、垃圾,污染河川海洋,土地、空氣等,造成整個地球的污染。我們所知的臭氧層遭破壞的程度,已使人類受到紫外線嚴重的威脅。這些種種的行為,促成了地球的暖化的程度,導致氣候急速的變化。又如,與我們切身有關的飲食方面,由於大地遭到了污染,我們所吃的蔬菜,含有大量的農藥,或者有些農作物是經過基因的改造。吃的肉,無論是雞鴨牛豬等,商人為了縮短其成長的時間,大都是注射生長激素成長的。所喝的水,也遭嚴重的污染;平常吃的魚,除了深海的魚,比較安全外,其餘的淡水魚或近海的魚,都含有汞、鉛或者是鎘等不明的金屬或化學元素的污染。我們可以說是每天都在飲苦食毒,苦不堪言。所以說,我們所生存的世界也不潔淨。

二、觀受是苦:人生拼搏了一生,到頭來還是兩手空空,一無所有,什麼都帶不走。所謂「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人生在世真的是苦多樂少,除了有「老病死苦」之外,還有「求不得苦」、「怨憎會苦」、「愛別離苦」,以及「五陰熾盛苦」等,所以說,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許多事情都是事與願違,比方說,貓喜歡吃魚,但是怕水;魚愛吃蚯蚓,可是不能上岸。人為了賺錢,犧牲了健康;為了恢復健康,又犧牲了錢財。因為擔心未來,無法享受現在,不能活在當下;活著的時候,不知道生命是短暫的,將死的時候,才發覺自己未曾好好活著!人生往往就是如此,多麼令人可悲!可惜,我們世人不能明白這個道理。仍然,執迷其中,以苦為樂,不曉得要離苦得樂。一邊造作,一邊受報,活得很辛苦,臨了什麼都沒有,孤零零的,只剩下一身的悔恨與遺憾。

我們好好地思維一下,人一生努力的奮鬥,到底是為了什麼?最後又得到了什麼?年幼的時候,雖然沒有生活的壓力,抱著幾分的天真無邪,但有上學讀書的苦。日以繼夜的上課、補習,就是為了升學,為了日後的前程,壓力很重。不但苦了自己,也連累了家人。所以,期望趕快長大。等到畢業後,出了社會,逐漸開始獨立的生活,甚至還要負擔家計。於是,被生活的重擔,壓得透不過氣了。以後,結婚生子,生活更加的艱難。滿腦子就是如何賺錢?如何賺更多的錢,讓生活過得滋潤些。我們在身心上,所受的壓力,可想而知。年輕的時候,為了自己的事業前途,忙於打拼;中年的時候,又為了家庭,上為了父母,下為妻兒子女,要認真工作,希望讓自己的親人,過得更好。到了老年,還是不能休息,又要為下一代操心。人的一生,好像永遠有許多的無奈與不捨;福報大的,生活優渥,固然衣食不愁,但花費無度,吃喝玩樂,盡情享受。結果,滿身的毛病,不是這裡痛,就是那裡不舒服,痛苦不堪。福報差的,上了年紀,生活還不能安定,還要為了生活,努力工作,到了規定的退休年齡,還不能退,有的是想不開,捨不得退。若再加上身體贏弱,那就更加辛苦難捱了。

很多人到了晚年,孤苦伶仃,生活困苦。雖有兒女,一年難得見上幾回,就連打個電話,慰問一下也很少,有兒女,等於沒有。心中的惆悵寂寞,可想而知。所以,生活得很無聊,對未來不抱任何的希望,覺得我已經活夠了,活著就等於受罪,早死早超生。如果,自己的身體不好,疾病纏身,受床第之苦,坐吃等死,那就更加可憐了。

這種情形,在西方國家,更是明顯。因為西方社會,由於文化背景的差異。人到了老年,寂寞無助的情形,處處可見。所以,那些比較先進文明的歐美國家,對老人的福利與養老,較為注重。但是,在我們看來,它只是少年人的天堂,中年人的戰場,老年人的墳墓罷了。人的一生,無論曾經多麼的輝煌騰達,或者是兒孫滿堂,妻賢子孝,死了之後,黃泉路上,仍然是影單行隻,淒淒涼涼,無人作伴。所以說,人生苦多樂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