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講記(1)什麼是禪
著作者:趙宇威
2/2012
 

《壇經》可以說是禪宗經典的精要。學禪的行者,沒有人不讀此經,不研習此經。故本經是禪者修行必讀的寶典。學習禪法首先對於什麼是「禪」,多少必須有所了解,否則依樣畫葫蘆,就是盲修瞎練,白做功夫,虛度光陰,最後還是徒勞無益。

禪,指的是「禪那」,而非六度之中的「禪定」。禪那是梵文,中譯是「靜慮」;也就是能夠澄心靜慮的意思。當這念心清淨無染,沒有雜念、惡念與妄念時,這念心就像一潭清澈的湖水一樣,晶瑩剔透,能夠照天照地,無所不照;換句話說,當我們現前的這念心,湛然寂靜,沒有絲毫染着的時候,這念心是虛靈洞徹的,能通達一切法,也就是於一切事物現前時,內心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無所不知,亦無所不能。所以說,禪心佛心,是「出世間」禪修習的最高的境界。

 禪那,若以教下修學的法門來說,就是「照見」。誠如《心經》所說的 「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照,是 離開「心」、「意」、「識」去精密地觀察。心,是第八識——阿賴耶識,其作用是落印象;也就是將外塵的境界相變成了種子,含藏在「八識田」中熏習,俟將來遇緣時再起現行。意,是第七識——末那識,有執著的功能,執著第八識中的「見分」為我、「相分」為我所有。識,指的是第六意識,有分別的作用。有了心意識就產生了主觀的意識,於是衍生了愛惡情仇等感受。因此,對外外界一切人事物的觀察就失去了客觀的標準,不能顧及全面的思維,因而產生片面的偏見,淪為一種錯誤的知見與想法。

  由於思想觀念的偏邪,故而導致在「身口意」上的行為也偏離了正軌。於是造作了一連串的「業」,因業而感「果」,因果而起「惑」,因惑又造業。如是,「惑業苦」三循環不已。這就是三界六道輪迴的主要根本。  

若能明白禪的真實意義,那麼,在處理日常生活中一切人事物的進退應對,就能離開心意識去觀察;能離開心意識觀察即不落情執的圈套,於是處理事務起來就能深入事理的核心。若能入一切事物的核心之理,則對一切事物動靜明暗之相就能看得清楚明白,進而才能謀定而後動,減少失誤犯錯的機率。換言之,眼見色、耳聞聲,即能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也不執著。心如明鏡般地不起貪愛、嗔恚之心,甚至能夠做到物來即照,物去不留,心中不起染着,於一切毀譽、喜怒、哀樂、愛憎等境緣現前時皆能無動於心。

 

如果我們真地能夠了解禪的意義,心中就能常生智慧,非但生活能夠過得快樂自在、無憂無慮,更能發菩提心去幫助一切顛倒迷苦的眾生皆能離苦得樂而無疲厭。同時,在修行的道上,也能一帆風順,即生成就。

進一步地說,禪就是日常生活中點點滴滴的行為,例如,穿衣、吃飯、睡覺、走路,所謂舉手投足、揚眉瞬目,搬柴運水、迎賓送客等等,一切的行為無不是是禪。會的人,過得是佛菩薩的生活,做的是濟世利人的事業;不會的人,過得就是罪業凡夫的日子,每日沉迷在聲色貨利、酒色財氣之中汲汲盈盈,煩惱不斷,苦不堪言。所以古德說:未悟之人,處處障礙、憂慮不斷,煩惱不止;已悟之人,則左右逢源,頭頭是道,心無掛礙,自在解脫。

為什麼兩者之間有如此大的差距?因為覺悟的人,不再受情執的束縛,不再被相對的觀念所迷惑,了解世間法都是相對存在的概念。比方說,有生就有死,有貧就有富,於是乎,窮通、得失、取捨、貴賤等,相應而生。然而這些都是相對存在的妄念,皆是由於分別所產生的情執。

若真正地明白一切法都是「緣起性空」,沒有自性,了不可得。那麼,對一切現象就自然放下了,不再會去計較與分別了;沒有了分別,就不會有得失的念頭,心中自然清淨,就能達到所謂的自他平等,怨親平等的境界。這一念心平等,就能入「不二」法門,契入「中道實相」觀。所以,一個真正覺悟的人,心清淨無染,自在無礙,連生死都不放在心上。因為生死是「兩邊」,也是虛妄的;生而死,死而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既然生死不息,哪有什麼生死!明白生死的道理,故而心中坦然。誠如《金剛經》所說:「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更遑論生死以外的事,那更不足為道!

所以禪是活活潑潑,不是死氣沉沉的,牠是平等和諧的。禪,不是談玄說妙,也不是機鋒轉語,讓人聽不懂、看不明,使人望塵莫及。禪,是落實在日常生活之中,所謂「世人日用而不知」。只要我們不分別、不執著,沒有愛憎 、取捨、得失的心,就能得到禪的妙意,人生就能離苦得樂,自在解脫。

  凡事若能盡其在我,隨緣而不攀緣,就能自在無礙。禪家說得好:「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生好時節」。從這首偈裡,我們就能明白,禪就是日常生活中自然的現象,諸如花開花謝,春暖夏涼等種種的現象,只要我們對身邊一切零星瑣碎的事不加以執著,不放在心上,心中就沒有掛礙;換句話說,我們不會因為花開了而高興,也不會為了花落了而憂愁,或為了春暖夏涼,日出日沒,或穿衣吃飯等生活上的鎖事而傷腦筋。若心無掛礙,就能自在解脫。所以《金剛經》云:「離一切相,即一切法」。如果著了外塵的境界相,就有煩惱,就不得自在。所以,學佛就是要我們離一切法,連佛法也不能執著;若執著佛法,則佛法也成了非法。故修習禪法,主要在教人能離念、離相。所謂:「離念相者等虛空界,即是如來的清淨法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