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講記(4)- 壇經宗旨
著作者:趙宇威
3/24/2012
 

壇經宗旨

 

一切萬法皆從「自性」而生。自性就是自心,自心即是真佛。所以修行不必捨自佛而求他佛,只要認識清楚自佛即是他佛,自他不二,求自心佛即可。而修行成佛的下手處即在於依法奉教。

所謂的依法奉教,首先就必須除去心中的「十惡八邪」:十惡八邪者,就是與「十善業道」和「八正道」不相應的心行;簡單地說,就是要拔除心中的不善心、諂曲心、狂妄心,以及貢高我慢的心等等。在一切時中,去除一些不善的言行舉止,能夠常常發現自己的過錯,而且不見他人的是非善惡。能如此做,就是皈依自性天真佛。故六祖說:「慈悲是觀音,喜捨是勢至,能淨是釋迦,平直即是彌陀」。如果不能依法信受,只是口善而心不善,雖然誦經、念佛、參禪、禮拜,讀得一大藏教,仍然還是著相修行,所作所為,南轅北轍,與「道」則相行日遠。

圭峰禪師說:「性不易悟,多由執相,故欲顯性,先須破執」。可見得,悟道不難,難在要能「離相」,而離相就要先破除執著,必須放開心胸,擴大心量,不要因為日常生活上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就計較個沒完沒了。心中有所計較,就是堅固的分別與執著;堅固的分別與執著有礙道業的精進。

禪者,佛之心也。故禪的要義不在文字的表面,所謂「意在言外」。所以說,禪宗是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法門。禪宗著重在內心的自悟自證,不可執著在文字上,也不可滯於言語上,必須離開「心意識」去微密地觀察、參究,亦即所謂的要提起「觀照」。

禪,著重在內心本性的發明自我的親證。若能遠離妄想、分別、執著,即能見到本性元自清淨無染。但是離開了文字,也無法了解佛法的要義與梗概,那又如何能夠契入「實相」的真諦?故修學佛道必須不廢文字,又不著文字,如此「兩邊」不著,才能悟入「實相般若」。但如何又是不廢文字,又不著文字?這個必須透過個人親身體會之後,方能明白。我們從這段開示中,體會到文字只是一種表達思想的工具,無非方便而已。行者修行悟道只是藉著文字來行教化的功能,所謂以教來悟宗,藉教來明禪而已,所以不可以執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