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妄情不生,覺性現前
著作者:趙宇威
10/2013

「諸行無常,是生滅法」,花開、花落,是常?亦是無常的現象呢?世人,往往對於無法捉摸的現象而生起煩惱。須知,事物的本質就是虛妄,花開是紅粉爭艷,花落是空枝凌風,都是無常現象的演繹,何必耽於取捨?有情是風,無情又何嘗不是風,那來的差別!

世人常說:「人生如夢,夢如人生。」這句話明白地告訴我們,人生是虛幻不實的現象,猶如夢境一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難於分辨。《莊子齊無論》裡,敘述一則「莊周夢蝶」的故事:有一天,莊子作了一個夢。在夢中化成了一隻蝴蝶,隨著意識任意地翔,非常的快意,當 下自以為就是一隻蝴蝶。醒來之後,才知道原來作的是一場夢。回想夢中境界的真實,不經讓我們意識到,不知道是莊周在夢中化成了蝴蝶?還是 蝴蝶在夢中化為莊周呢?

我們要知道,夢中的感覺,是一種真實的虛妄,而現實的生活,則是屬於幻化中的真實。這種境界也只有覺悟的人才能體會。世人無知,不了解事實的真相,迷在其中,往往以苦為樂、以假亂真,顛倒行事,故而起惑造業,造業受報,無有止期。經云:「生民以來,無不死者。世間如夢,所見歡愛,不知為化,悟乃覺空。當知是幻,勿以自欺。」這一段話說明了,世間的一切相,都是心現識變的,沒有一樣真實;換句話說,真實與虛妄,只是一念之隔而已。覺悟的人,知道一切法緣起性空,了不可得;眼前的一切現象,只不過是心的作用。然而迷的人,執境生心,認假為真。殊不知,「心生則種種法生,心滅則種種法滅。」世間的森羅萬象,一切的人事物等,都是現前的一念真心,因無明不覺妄動,仗境為緣,所產生的虛妄之相。這種相,無常變化,那不住,並非真實。唯有明白的人,知道世事如夢,生民如幻,不可執著。知幻就要離幻,離幻則 真心即得現前。

經云:「諸行無常,是生滅法。」世間的萬物,皆有生滅。例如,人有生老病死、草木有生住異滅,即便礦物也有成住壞空等四相遷流、無常變化的現象。既然,世事無常,那生滅,我們又何必執著於眼前短暫存在的現象,而產生種種的分別、取捨,以致衍生無盡的煩惱與痛苦!若如此,不是作繭自縛,自取煩惱嗎!

宋朝的大文豪蘇軾,在他的《赤壁賦》裡,對於天地萬物的消長與盈虛,有深切的體悟。他舉水與月的現象為例,說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不曾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我皆無盡也。」蘇軾的這一段話,確實道出了宇宙萬法的現象,莫不是如此。然而,我們從佛法的角度來看,真妄和合;妄依真起,真因妄有,彼此是相因生法,體相一如。天地間萬事萬 物,無常的變化,短暫而迅速。古往今來,幾十年、幾百年、幾千年,甚 至幾萬年,也不過是瞬間彈指的事情。若從不變的角度而言,無常即常,物我同體,有什麼差別?一般人,對眼前境界的物是人非、悲歡離合、物換星移等種種的現象,有諸多的惆悵與不捨。唯有曠達的人,明白天地同根、物我一體的道理。若是如此,虛之與妄,又有什麼分別呢?

世人心粗,無法察覺世事如幻。其實,人的感受,就如同水泡一樣的虛幻不實,故而我們對於外塵的境界,產生一種錯誤的認知與想像,認為眼前的境界相,都是實有的。想要看透事實的真相,就必須從生活的經驗中去體察,才能了解。

在明白人的眼中,生活就像是一齣戲,或一場夢;芸芸的眾生,皆在人生的舞台上,扮演各種不同的角色,營營碌碌,不停地追逐五欲六塵的境界,如痴如夢,起惑造業,自陷泥淖而不自知。佛法開示世人,五欲六塵皆是煩惱的根源,造業受報的淵藪。世間的享樂,都是短暫虛妄的現 象;享樂過後,苦報就接踵而來。所以,享受的本身就是「壞苦」。老子 也說:「禍者,福之所倚。」

了解道理之後,除了要培養正確的觀念與知見外,平時便要善護三業,做到「守口攝意身莫犯」,時時都要都攝六根,使我們的三業保持清淨。隨緣遇境時,能常常提起觀照:「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能將我們的這一念心安住在正定之中,不受境遷,處處作主。如此,才能就路返家,換來真正的清涼與法喜。

世人都說世間虛妄,眾生在迷。世間的現象無非都是因緣生法,了不可得。《中論》云:一切法非自生,亦不從他生,也非共生,也不是無因而生;換句話說,世間一切現相的產生,必須是因緣和合,仗境而生。可惜,世人無知,不了解事實的真相。所以,起惑造業受報於三界六道之中,不停地流轉,所謂「惑業苦」三,循環不息。應知,萬法虛偽,唯心所現,唯識所變。當根塵相觸時,幻妄情生,念念遷流,心隨境轉,遇悲 則憂,逢喜即樂。如果,能了悟萬法唯心的道理,知道世間的萬物皆是 自性隨緣而生,十法界不出一念心性之外,所謂「心是心作」。若能明了這個道理,即是「見性」。見性之人,知道朗朗乾坤,猶如夢中境界,無有一法真實,了不可得,不可執著。

既然,「法界唯心,心即法界」,何來凡聖的差別?有差別是眾生的境界。清淨心中本來無一物,它是湛然寂靜之相;只因眾生有迷悟的不同,所以才有凡聖的差別。一切法,都是清淨心中之物。如果,能了解心境不二、境智一如的道理,就不生虛妄之相。

我們的見聞覺知,是「覺性」的作用。當根塵接觸的時候,如鏡照物一般,物來即照,物去不留,照的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沒有分別、執著,也不著一點痕跡。只要不在境上生心,覺性就能現前。

修行人,必須從悟起修,了解真心不動,本無增減,非從外得。若能超情離見、破相離相,就能超越兩邊,不與諸塵作對,也不與萬法為侶, 這一念心,就能從相對的境界中,入絕對清淨的法界。此時,即能與菩提 妙明真心相應。當下,就能體悟煩惱即菩提,無常即常,唯我獨尊,真正達到自在清涼的法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