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佛教的生死觀
著作者:趙宇威
10/2013

生與死是一個嚴肅且廣泛深入的課題。自古以來,不知道引發了多少人對於生死問題的探討,他們從哲學、宗教、醫學等多方面的角度深入研究觀察,並提出種種不同的看法與觀念。我們若從佛法的觀點來談「生與死」的問題,就更能托顯出其玄奧深妙的意趣。

很多人對於生命的感受是負面的,認為人生是痛苦的,是來還債的,更覺得生活是一種負擔,活得很無奈。所以,總是抱著得過且過的態度來過日子,能活一天,就算一天,對於明天沒有太多的期待,生活的很消極。    

雖然,佛法說人生是「酬業」而來,苦多樂少,那是從凡夫迷染的角度而言。但若從一個覺悟者的觀點而論,則「人身難得」。因為,能得人 身、能聞佛法,是需要何等殊勝的因緣。經云:「得人身如爪上土,失人身如大地土。」我們今天能得人身,應該慶幸此生有此殊緣才是。因為有了人身,才有機會修行悟道,進而才能離苦得樂、轉凡成聖,永脫生死輪迴的桎梏。從此,就可以逍遙自在、無憂無慮,過著快樂幸福的日子。所以說,生而為人,是最為難能可貴的。

人的生命,就是生與死之間的一個階段、一個過程而已。如果知道,生是一種必然的現象,那麼,活著就不會顯得麻煩與可憐!死亡也無需覺得悲哀與淒苦了!這種悲哀與淒苦,或者歡喜與自在的感受,完全取決於我們對於生存與死亡的態度而論。如果,人活著沒有尊嚴,處處讓人厭惡、唾棄,那麼,死亡又有什麼好惋惜的,生命也沒有什麼得可喜的!反過來說,如果,人死的有尊嚴,死後能流芳百世,令人敬仰與緬懷,那麼,死又有什麼可令人悲哀的呢!

我們若從佛法的角度來探討生命的意義、價與目標的話,生命可以 說是「因果報應」的一種現象;也就是說,生命是為了「受報」與「還願」而來的。過去許的願,一定要承諾;而過去所造作的業,也必須要受報。因此,生命即是因果輪迴的一種事實結果。而生命的價,非由客觀的因素來評估、判斷,而必須由自己主觀的意識負起責任,讓我們能利用有限的人生,為人類做出最大的服務與貢獻。

人,活在世上,常常扮演者許多不同的角色。所以,我們必須善盡個人應盡的本分,演好自己的角色。至於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與本分呢?例如,兄友、弟恭、父慈、子孝等等,這些就是我們應盡的本分,也就是儒家所說的「克己復禮,敦倫盡分。」如果,人人都能善盡自己應盡的本分,時時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能多為社會服務而不求任何的回饋,這就是佛法所說的行「菩薩道」。這種利人又能利已的精神,就是所謂「生命」的價     人活著要有一個目標、一個方向,不能像浮萍一樣,沒有根的到處漂流,渾渾噩噩地過日子。身為一個佛教徒,他的生命目標,就是將自己所有的一切,能與眾人分享。把自己所建立的功德,迴向法界一切的眾生。同時,還要發願能自我的成長與自我的消融,以圓融與超越的態度為眾生做無止盡的奉獻,誠如經文所說:「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若能有「念念為眾生,不忍眾生苦;念念為佛法,不忍聖教衰」的這種犧牲奉獻的精神,那才是我們生命的真正目標。

生與死是一體的兩面;有生就有死,有死則必有生。所以,生死是無盡生命時空中的必然現象。如果說,生是一種權利與責任,那麼,死亡又何嘗不是一種責任與權力呢?!每一個人從知道有生命事實的那一天開始,就要面對死亡的來臨,而且死亡隨時都會發生。至於什麼時候發生,沒有人能預知。雖然如此,我們不要憂慮死亡何時發生,只要我們活著 的時候,能珍惜生命,善盡自己責任,努力地奉獻。那麼,當死亡來臨 的時候,就能以坦然的心去面對它、接受它,以致於圓滿人生而無遺憾了!

西方的宗教,他們認為人的生命是上帝創造的、賜予的。而死亡也是因上帝的召喚而回歸天國;人的一生,既然都是由上帝支配,就不必擔心生與死的問題,一切交予上帝即可。「唯物論」的學說,認為生死都是物質的現象,人死如燈滅,從此灰飛湮滅,不復存在了。而中國的儒家,則相信「生死有命」,所以一切「聽天由命」,但並沒有說明生命的現象是什麼。老子則說:「出生入死」,有生則必有死,所謂「人之生,動之死地。」當人生的時候,死亡之路已悄悄地開。因此,老子勸人不必擔心死亡,只要「遵道而貴德」,也就是能注重自己的德行,至於生死,一切就順其自然。這就是所謂的「莫之命而常自然」的意思。

佛教則相信有過去世與未來世。但是,生從哪裡來,死又去向何處?我們是否要透過神通道力去知道呢?不需要!因為過去無始,我們無法窮 根究底;未來無終,我們也無法預知以後所發生的事情。只要我們這一 生,能好好地修行,為社會、為國家,為芸芸的眾生做出最大的奉獻,其餘的一切都放下它,該如何就如何,一切順其自然,那就自在多了。

如前所知,生命是無窮時空中的一個段落而已。就如同旅行一樣,今天在此地駐留,明天又前往他處,經常出沒在不同的地方,居無定所。我們仔細地觀察生命的現象不就是如此嗎?當一期的生命,告一段落時,另一個生命的旅程又等待著我們去完成。因此,死亡不等於是生命的結束,而是另一個新的生命的開始。因為,佛法講的是「三世生滅」。而生滅的現象,是那不住的。這種那生滅的現象,包括我們的生理與心理,如身體細胞的組織,是那不停地在新陳代謝之中。而我們的念頭更是起伏不定,那不住,經云:「一彈指有三十二億百千念」,真的是不可思議。也就是因為這樣的觀念和理論,為我們帶來了無窮的希望與安慰,才能讓我們在此濁苦的惡世中,繼續地生活下去。     從佛法的理論來說,生與死的昇華現象有三個階段:一、凡夫的分段生死,二、聖者的變異生死,三、涅槃的不生不死。所謂的「分段生死」,講的是人的生命,從生到死,再從死到生,是一個階段、一個過程,一生又一生,不停地隨著我們這生所造作善惡業力的牽引,流轉在六道之中不停地輪迴。而這種情況,只有生死,卻沒有提昇生命。「變異生死」,指的是證果的聖者,如阿羅漢與菩薩,乃至佛的果位,一級一級不斷地提昇;也就是透過佛法的修證,不斷地淨化心靈的層次,以成就其慈悲、智慧的功德法身,來提昇生命的品質。至於什麼是「涅槃的不生不滅」?涅槃寂靜的不生不滅,是由前兩者的生死,經心靈的淨化與提昇之後,達到絕對不生不滅的境界。並且能以種種的身份,普遍地示現在所有眾生的生死苦海之中,幫助那些迷苦的眾生皆能離苦得樂。雖然有生死的現象,卻沒有生死的執著與煩惱。    

以修行人的立場來看,死亡也可分為幾種不同的層次:一般的凡夫世人,是「隨業生死」,對死亡無法作主,所以生死茫然,醉生夢死;一種 是「自主生死」,也就是能明白生死的意義與價,知道生死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活得有意義、有目標,不貪生,也不畏死;還有一種就是「超越生死」。對一個覺悟者而言,明白萬法「緣起」的現象,知一切法皆空。若知萬法緣起性空的道理,就能看破放下、自在解脫,超越了生死。須知,生死的現象,猶如日出日沒的情形。當日沒時,太陽只是從地平面上消失而已,其本身並沒有消失;日出時,也只是太陽由地平面生起,其本身仍然高懸於太虛空之中,絲毫不動。晝夜的現象,無非只是地球自轉而產生的一種變化罷了。

人的肉體雖有生死的現象,然而人人本具的佛性,如日中天,卻無差別,因此,死亡並不可怕,也不可悲。如果,我們能認清死亡,知道生與死之間的關係,就能釋然而無所畏懼了。相對地,我們對於死後的未來,充滿著希望。所以,我們當以勇敢的態度去面對死亡、接受死亡,甚至以 喜悅的心來看待死亡。只可惜,人類愚癡無知,以為死亡就是生命的終 結,一切都隨之灰飛煙滅,不復存在。所以,厭惡死亡、恐懼死亡所帶來的痛苦。殊不知,生命是永恆的,它只是無窮生命過程中的一個段落而已。

若了解了生與死的問題,我們就必須以感恩、歡喜的心來面對、接受。生時,要提昇生命的品質、淨化自己的心靈;那麼,當大限來臨的時 候,就不會心存恐懼,而能欣然接受死亡。因為死亡能使自己卸下種種的 責任,而重新迎向另一個生命的旅程!